车内一时很安静,舒听澜不由稍稍转头看一眼易木旸,见他微微皱着眉,额头上冒着大颗大颗的汗。

“腿疼了吗?”

易木旸没再逞强,点了点头。确实疼,他的腿只是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刚才上车时碰到了伤口又是一阵剧痛,具体严重到什么程度,还不知道,需要去医院进一步检查。

舒听澜加快了车速,紧急送他去医院。

到了医院急诊,因为他走不动了,舒听澜只好去叫医生出来,医生一查看他的伤势,迅速安排救护床把他送进了手术室。

舒听澜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茫然站在手术室外等着,好一会儿才想起要给他妈妈富女士打电话通知一声。

这次富女士很快就来了,相较于舒听澜的紧张,她显然是习以为常的样子,反过来安慰舒听澜

:“没事,死不了。”

她对儿子的要求很简单朴实,死不了就行。受点皮肉之痛那都是正常的。

因为富女士的态度,舒听澜有了一点宽慰,紧绷的心稍稍好转一点。心想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真的很大,如果是舒小念躺在里面,她恐怕魂都没了,怎么可能像富女士这样淡定。

其实富女士也是锻炼出来的好心态,易木旸从小就胆子大,今天磕了明天碰了是常有的事,等青春期之后又迷上各类极限运动,身上经常是大伤小伤的,她们早已经习以为常了,对他的唯一要求就是好好活着就行。后来发生了三江源事件,好友宋宋离世对他打击太大,他才真正收心安于钢筋水泥的城市生活,加上现在有了听澜,更加收心了。这也是富女士以及他父亲都特别喜欢听澜和孩子们最大的原因。

“听澜,你放心吧,有你在,他不会有事的。”

其实易木旸这次伤得很严重,只是强大的意志力一直支撑着他没有表现出来。当手术室里,医生剪开他黑色的上衣与迷彩裤时,才发现他的上身缠着白色的绷带,绷带大部分都被血染红了。

腿部之前骨折的部分,又裂开了。

两位外科医生看了一眼他全身的伤,都不由倒抽一口冷气

:“疼吗?”

是有些好奇,如果是别的病患,恐怕早已经疼得大呼小叫了,而眼前的病患除了脸色不好,不停冒汗之外,整个精神以及神色都是平静的,甚至很平静跟他们说

:“我的伤势麻烦不要跟外边的人说。告诉她是腿部旧伤就好。”他只说自己是腿伤,并没有说上身的伤,是不想她担心。

医生沉默片刻:“怎么伤的?要不要报警?”

这一看就是刀伤还有闷棍打出来的戳伤。

“不用,你们尽快处理吧。”

再强大的意志力,此时也有些支撑不住了。从云南坐了三个小时的飞机回到h市,再等听澜到机场接他到医院,他此时确实疲惫。

为了避免他过度疼痛,所以给他打了全麻,然后处理伤口。腿部的伤倒不是最严重的,是骨裂,还未骨折。

反而是腹部的伤口,一看就是刀伤,只差几毫米就要刺破肝脏,真是命大。之前应该是在小医院简单处理过,所以才能坚持这么久,再晚点就该发炎了。今日宜偏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