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再发消息时,易木旸就没有再回复了。怕影响他工作,她便没有继续发消息给他,况且也没有必要把他牵扯进她与温简、卓禹安的恩恩怨怨之中。

小朋友们见她吃完饭了拿着手机发呆,都缠了过来,要她陪他们玩游戏。

玩了一小会儿,她一边抱着一个小朋友,歉疚道

:“对不起,妈妈一会儿要去出差,你们在家要乖乖听刘姨的话。”

千言万语也无法诉说此时心中的酸涩,之前独自带她们的辛苦,与现在的酸苦比起来都算不得什么。

舒小荷一听妈妈又要出差,小嘴一撇,豆大的眼泪就掉下来了,双手缠着她脖子

“妈妈不要出差,不要去赚钱,我以后不买糖吃了。”

妈妈回来才陪她几天又要走,她好舍不得,她不要妈妈赚钱了,妈妈不赚钱就可以一直陪着她们。

舒小念内敛一些,红着眼圈不说话,知道自己是男子汉不能哭。

舒听澜紧紧抱着他们俩,心碎了一片,真想放下一切,什么都不做就陪着她们长大。可是她逃避,就真能得到清净吗?卓禹安会来找她,温简同样逼迫着她,让她无路可退。

如果孩子们的身份一曝光,程知敏势必也会找来。

远离森洲三年多,依旧逃不过。

刘姨看她这次出差,情绪不稳,安慰道

:“你放心去吧,小朋友们有我照顾,阿旸过两天就回来了。再说还有富女士、孙律师在呢,别担心。”

舒听澜点头,不敢在小朋友们面前落泪,起身回房收拾行李,舒小荷被刘姨抱着一直伤心地哭,不想妈妈出差。舒小念默默跟在她的身后帮她收拾行李。

小男孩超乎年龄的成熟:“妈妈,我会照顾好妹妹的,你不要担心。”

本来一直强忍着没流泪的舒听澜,眼泪一下就控制不住了,抱着舒小念伤心得不能自己。

“妈妈不哭!”舒小念学着妈妈安慰他们的样子,轻轻拍着妈妈的后背安慰。

“妈妈不哭。”舒听澜擦干了眼泪,收拾好行李出门。

在赶往机场的路上时,她给孙律师打了一个电话,问

:“律师能有私心吗?”

孙律师已经快要睡了,忽听她电话里传来的问题,逐回答

:“律师也是人,是人就有私心。”

她又说:“你曾告诉过我,要抛开个人的价值判断,竭尽全力替当事人胜诉,必须要竭尽全力吗?”

孙律师:“原则上是的,但你要知道,即便双方律师都竭尽全力,也必然有胜诉的一方,以及败诉的一方不是吗?”

孙律师不知她忽然打这通电话的目的何在,但以为她是遇到什么案子,压力大,所以打来求安慰的。

“孙律师,我想败诉一次。”竭尽全力输一次,温简不该拿孩子威胁她。

孙律师是她进诉讼律师的引路人,如果她做了有毁职业素养的事,让他失望了,希望他能理解。

到了机场之后,温简见到她,笑了,是一种胜券在握的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