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原本不想住宿舍的,想跟妈妈一起住在外面的出租屋,但妈妈拒绝了。

她说她来森洲也要找工作,不想再每天又要工作又要照顾她,听澜只能听话。

她一路哭回宿舍,没想到刚才还空空的宿舍,这一会的工夫,舍友们都来了,齐刷刷看向门口双眼通红的她。

她急忙擦干眼泪,挤了一点笑容出来,跟大家打招呼。

都是同龄女生,各自介绍了一下自己名字,就都熟悉了。

说来奇怪,她们这个宿舍就像是大杂烩,四位女生都不是同一个系的,大概是安排宿舍时,每个系都只剩了一位女生,所以舍管直接给她们凑到一块了。

她隔壁床的女生名字叫林之侽,长得很漂亮也很热情,刚自我介绍完就问

“舒舒,这是你送我们的零食吗?”她扬了扬手中的那包薯片。

听澜点了点头,林之侽便开心地说:“谢谢你啊,是我最爱的黄瓜味。

对面床的两位女生,一位叫高高,人如其名,长得瘦瘦高高的,大概因为是森洲本地人的缘故,言语里有一点优越感。

看到自己床铺上的薯片,也笑着说:“谢谢舒舒,不过这东西热量很高,我吃不了哦。

”说的话虽然是客客气气的,但语气让人有些不舒服。

这是妈妈特意给她们准备的,听澜很珍惜的,高高既然不要,她便想接回来自己留着,这时,旁边的林之侽先她一步抢过那包薯片

:“不吃正好。

我最喜欢这个薯片,我天生丽质,不怕胖,谢谢舒舒。

她又当着几人的面,把薯片打开,咔嚓咔嚓吃得很香。

另外一位女孩叫潼潼,是北方人,与听澜印象中的北方人不一样,个子不是很高,长得有点江南女孩那种甜美可爱。

她也拿起薯片,对听澜甜甜地说道:“谢谢你。

其实大家都比听澜想象中的好相处很多,尤其她隔壁床的林之侽,一边收拾自己的行李,一边跟她聊天。

“你刚才是因为想家哭吗?”

“嗯。

”听澜默默点头。

“哦,我就不一样了,我都没让我爸妈送我来学校,好不容易能脱离他们的魔掌,好开心。

听澜笑笑没再说话。

她们都在忙着整理生活用品,听澜一个人干坐着,想到妈妈的嘱咐,要跟舍友们处好关系,她便开口问: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不用不用,我没什么东西要收拾。

林之侽和潼潼都摆手说不用,本来东西也不多。

只有对面的高高不客气道:“亲爱的舒舒,你上来帮我挂一下床帘啊,我一个人搞不定。

高高要在自己的床上围一圈床帘,但是弄了半天,始终没挂上,便让听澜上去帮忙。

一边叫她,一边抱怨道

:“早知道我就住家里了,住学校好不方便,一点隐私都没有。

听澜也有点笨手笨脚的,她也从来没有干过这种活,两人弄半天都不得其法,那个帘子还是没挂好。

高高

有点烦了,把帘子一扯扔到地上,小声嘀咕道:“什么都不会,帮什么忙。

听澜的表情柔柔的,声音也是柔柔的,但一字一字表达得很清楚:“我没有义务帮你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