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澜有一瞬间的恍惚,好像有一些很久远的记忆在脑海里蹦出来,但又很快消失,让人抓不住。

有很长时间不见,但陆阔的热情一如既往。

旁边的卓禹安有些疏离感,走在陆阔的身后。

赶在圣诞节回来,参加这个跟他公司业务没有太大关联的展会,甚至把陆阔叫来缓和气氛,原来还在想,做这些是否值得。

但是,就是这么远远地看着她,在国外时,那些在心底里不时冒出来的所有心浮气躁都瞬间消失了、平静了,一切都是值得。

听澜递给他笔:“卓总是吗?这边签字。”

她礼貌且陌生地接待他。

然而她简短的两句话,卓禹安的心却被丰盈了,满满的。

好久了,除了高一时,他们有过正常的交流,而后将近6年的时间,她几乎没有再正眼看过他,更没有主动跟他说过一句话。

6年,竟然已经6年了。

他接过笔,在签到本上很认真写下他的名字,但不是写的汉字,而是写的zhuoyuan几个拼音。

有点可笑,他试图用这几个拼音引起她哪怕一点的熟悉感。

签完名,她伸手过来接他手中的笔,她的手白皙纤细,卓禹安递给她笔时,是无意、也是有意,握着笔并没有马上松手,与她拉扯着。

听澜不明所以抬眸看他。

因为穿着高跟鞋的缘故,她的身高差不多到他鼻尖的位置。

她一抬眸,卓禹安整个人似乎都跌进她清亮的双眸里,下意识就收住了呼吸。很近很近的距离,近到能看到她脸上细微的绒毛。

他不仅是呼吸停住了,连耳朵都是失聪的。

直到听澜礼貌地从他手中抽回笔,说道:“里边请。”

他所有知觉才回来,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而已。

这几年他在国外,学业和创业挤压了他所有时间和精力,如果说他有多想她,或者说有多爱她,那不实际。

什么时候会想起她呢?在一些特定的节日,满大街都是节日气氛时,他的心会忽然一沉,想着如果她在自己身边就好了。

还有偶尔和王岩、温简聊到将来的生活时,他没有刻意要代入她,但是自然而然的,她就在那些规划里。

此时,他站在签到处没有动,听澜已经转身去忙别的了。

“需要帮忙吗?”他忽然开口问。

听澜回头看他,急忙摆手:“不用的,展会已经开始了,您直接进去吧。”

不知不觉就用了“您”这个字,有了尊卑,也把这距离感拉得远远的。

卓禹安听这个字,怎么听怎么别扭。

旁边一直自动当隐形人的陆阔见此哈哈大笑起来:“听澜,你这么生份做什么,我们都是老同学了。”

听澜受陆阔的情绪影响,也浅笑道:“因为在工作啊。”

卓禹安见她笑,因见面而一直紧绷的心也终于放松一些,看了陆阔一眼。

陆阔马上意会道:

“听澜,那一会儿你忙完不工作了,我请你吃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