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了啊。”

听澜最近整个人的状态比以前轻松了很多,因为工作、生活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从前家庭的阴影也在慢慢变淡,所以她对栖宁的同学没有那么排斥了,便没有拒绝陆阔。

就像林之侽说的,多交际,多见人,没有坏处。

这次的展会是她们公司承办的,作为这家喷码机公司在国内最大的合作方,时彦自然要上台讲话,先给大家做一个大致的介绍。

他西装革履,在台上风度翩翩,言语风趣幽默,极有个人魅力。

听澜在入口处接待完客人之后,也回到主展览区,站在一侧认真倾听,多了解一些行业知识。

林之侽在公司正常上班没有过来,所以让她多拍一些她家时老师的照片给她。听澜配合,不仅拍照片,还录视频发给她。

林之侽抱着手机疯狂舔屏:多拍一点,距离太远了,走近拍。

听澜又听话地往前走了几步,蹲在台下不远处,尽心尽责从多个角度拍。

林之侽每看完一张照片或者一段视频,就发过来一长段的:啊啊啊啊。

听澜想到林之侽花痴的模样,不由一边拍一边笑,拍得太投入,往后退两步时,撞到身后的人,脚也不小心踩到后面人的脚,绊了一下,差点摔倒。

后面的人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有点用劲,把她稳定住。

“对不起。”

“谢谢啊、”

她急忙回头,又是道歉,又是道谢。

因为太近了,她抬头道歉,几乎蹭到后面人的下巴,手臂被握着,身体挨着身体。

是卓禹安,他整场活动,全部关注点都在她的身上,看她全程笑着,对台上的男人各个角度的拍摄,那是发自内心的愉快。

本来是隔着几步远的,她拍摄得太忘我,后退了几步,就撞到他身上了。

此时握着她的手臂,忽然想起前两年,陆阔发给他的那张咖啡馆的照片,那时他觉得她的胳膊细得好像一折就能断了。

现在是冬天,隔着衣服,他的手掌正好能圈住她的胳膊,严丝合缝。

不是不能松开,而是不想松开,带着一点他特有的,不易被察觉的强势。

听澜又再次说了声:“谢谢。”

然后目光落在他微微发白的手上,示意他可以松开了。

“站稳了?”卓禹安低声问。

“嗯。”她点头,只想快速从他身边离开,不知为什么,他给她一种很强的压迫感。

明明是同龄人,但因为经历或者所处的环境不同,两人的气场已经是截然相反,他身上有成功人士的精英感,而她只是一个新入职场的菜鸡。

时彦的演说已经接近尾声,林之侽见好一会儿听澜都没有再传视频给她,在微信里嗷嗷叫。

听澜不好意思再跑到前面去,站在人群里,只好垫着脚尖,举着手机继续拍,举了几秒,手就有点发酸了。

这时,头顶穿过来一只手,直接拿过她手机:

“我帮你。”

听澜回头,就见卓禹安拿着她的手机,很轻松替她拍前面的时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