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微信上也是这么跟时彦说的,不忍心把听澜一个人留在宿舍,所以今晚不能去他家了。

消息发出去之后,她才忽然想起,人家时彦今天根本就没有邀请她去他家,自己又自作多情了,想撤回,已经过了时间。

懊恼!

灰白色空间的头像很快弹出两条消息:

好!

有点遗憾!

林之侽:有点遗憾?

对方:嗯,今天原想带你上第二节课!

啊啊啊

林之侽看到消息,心陡然加速,都要爆炸了,把手机反扣在桌面上,发出重重的碰撞声,把听澜吓了一跳。

好一会儿,她才又战战兢兢把手机翻过来,确认一遍不是自己眼花。

上第二节课!!

他怎么能这么正经说这句话!

林之侽心痒痒的,想“抛弃”听澜去找时彦,但是她不能,她不是重色轻友的人。

只能发两行流泪的表情包回复,真的好遗憾,好遗憾,她心心念念的第二节课啊。

时彦看到她表情包又回复了:当真了?

她重重地点头,才想起对方看不见的,回答了一个:是。

现在才琢磨出来,他是开玩笑的。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随便跟她上第二节课呢。第一节课,都是她死皮赖脸,天天发仅对他可见的朋友圈,天天微信追着他聊天,聊了好久才有的。

“过来。”

“??”

“我在办公室。”

“你下午不是外出见客户了?”

“刚回来。”

现在已经是下班的时间了,他还特意回公司

,所以刚才不是她自作多情?他是特意回来接她回家的?

不管了,她抓起手机,对听澜道:“我出去一下。”

然后飞奔往他的办公室去。

因为已经是下班的时间了,公司只有零散的几个同事在加班,他的办公室又远离公共的办公区域,所以没人看到她。

她的内心就是一个热情且奔放的人,喜欢就是喜欢,并不隐藏。只不过是在他的面前,常常因为太高兴而显得有些笨拙罢了。

她跟听澜说的出去一下,不是一下,而是足足有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她在他办公室里与他忘情拥吻,难分难舍。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林之侽这个一点就通的“好学生”很会融会贯通,让一向成熟、历经千帆的男人也有点难以自持。

本来说上第二节课只是开玩笑逗她的,而现在,他确实想好好跟她上这一课。

手从她的衣摆下方探进去,掌心滚烫

林之侽浑.身都在轻.颤,快要窒息的感觉。

全部血液都随着他的双手在涌动,他的手在哪,她的知觉就在哪。

她知道,他应当经验丰富,所以能引领她。

她舒服又难受,只想哭。

还没有真正上第二节课,还只是课前预习,她的身体就已经天崩地裂一般了。她不知道,她为什么真的哭了,灵魂出窍一样。

他停下所有动作,抱着她,脸贴着她的脸,在调整自己急.喘的呼吸。

“我不是害怕。”林之侽抖着声

音解释。

“我知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