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谊活动,他没有兴趣,但对主持人有兴趣。

他那天开完会之后没有走,就在客户公司的停车场外等着她,有些好笑,他想安排一场自然的偶遇。

与他并排停在停车场的还有一辆车,车内一位面容冷峻的男人,似乎也在等人。

联谊活动结束时,林之侽出来了,踩着高跟鞋,一头卷发散在身后,走路摇曳生姿,是记忆中的她,又不是记忆中的她,更张扬,更自信,也更成熟了。

她一路朝他的车走来,临近时,旁边那辆车的车门开了,男人出去,她站在男人的面前,撒娇道:“累死了,以后再也不接这种工作了。”

说着就在门边把高跟鞋脱了拎在手上,赤脚上了副驾驶。

还是那么鲜活,充满活力。

时彦目送他们的车离开之后,才启动车子离开。对于她有男朋友这件事在他意料之中,她曾说爱情是刚需,她这样的女孩子,就适合热烈的爱。

什么是热烈的爱呢?

一个人一生中,能遇到一次已是幸运,很多人终其一生也遇不到,大多是平平庸庸地找个合适的人结婚而已。

林之侽再旺盛的精力,也不可能次次都投入那么高的热情。

那次从棕榈花园出来后,有些心灰意冷,那些鲜活跳动的血液又慢慢回落,在身体里平静流动,毫无波澜了。

她从可可西里散心回来,很快就原谅了真正离婚了的傅慎逸,没有太多纠结。

后来傅慎逸求婚,她没有想过拒绝,伸着手高兴的没心没肺地说:我愿意,我愿意。

错过一次,不想再错过了。

她结婚时,一直开明,宠她、疼她的父母没有来,他们从她被小三之后就强烈反对她和傅慎逸在一起。这几年,傅慎逸一直在努力缓和关系,但是他不是一个善于言谈和表达自己的人,而且外型总给人冷硬的感觉,他再努力,父母不认可还是不认可。

于这一点上,林之侽特别愧疚,她知道父母在想什么,因为她曾带时彦回去过,在父母的心里,她的另一半必然要比时彦好,所以无法接受离过婚,且把她陷入风波,毁了事业的傅慎逸。

去华桉市解决了菲菲的房子问题后,林之侽终于松口,答应生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

她说:“没关系,有了孩子之后,爸妈态度会变的。”

只不过在这之前,她们要征求菲菲的意见,毕竟把菲菲当成这个家的一份子。

菲菲在听到他们想要一个孩子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反对,有些挑衅似的看着林之侽

:“为什么要生一个你们的孩子?你又不爱我爸爸!”

傅慎逸愣了一下:“胡说什么。”

林之侽也说:“小屁孩,你懂什么!”

其实她和菲菲现在相处得不错,虽然每天斗智斗勇,但生活奇趣无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