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这几章,纯粹为了让喜欢时侽的朋友们开心,喜欢傅总,或者喜欢找bug的不要看,保持自己心里的结局就行。)

她和时彦的感情是她人生中唯一没有勇气去回忆去面对的问题,从不曾提起,所以这么多年,她换了一个全新的环境生活,除了听澜,没人知道她曾有过一段真挚热烈的感情。

她和听澜说这些话时,听澜已在自己的感情世界里浮浮沉沉多年,不再是从前那个“感情白痴。”

听澜一针见血:“所以这么多年,你一直在找时先生的替身吗?按着时先生的标准找吗?”

林之侽:“没有,我一直试图跳出时老师对我的影响,也一直尝试和不同类型的男生交往,和傅慎逸交往之初,他的身上并没有时老师的影子,他不是一个浪漫有趣的人,只是交往深入了解之后,才发现他们有共通之处。”

听澜:“所以因为这些共通之处,你才决定嫁给他?如果在找他的影子,又为什么不直接去找他呢?”

“我曾找过。”

林之侽想起最后联系的那个电话,他问:“侽侽,你还好吗?”

他一直在默默关注她。

那个电话之后,她哭了很久,很冲动,不顾一切回来找他,仿佛找到他,在他身边,所有委屈,所有误解都可以被消除。

那是三年后,她再次来到这个棕榈花园小区这个熟悉的地方,但她没有直接去他家,更没有联系,那时,她在赌,或者也是想听从命运的安排,有一些迷信,就是想看看是否能在小区门口遇见他,他们是否还有这样的缘分。

算是有缘吧,她真的看到了他,还是记忆中的样子,温柔如春风拂面。

但也不算真的有缘,因为他的身边站着唐苏,他们一起扶着秦老师走向小区门口。秦老师没有戴假发,也没有戴头巾,戴的是一顶帽子,比假发和头巾都得体很多。

他们看似像一家三口,相互扶持,画面温馨感人。

林之侽呆呆看着时彦的背影,想喊一声时老师,想让他回头看一眼她,但终是没有叫出口,她凭什么呢?

在那场无声的告别里,他们就已经朝着不同的方向行走了。她想要去寻找她生命的绚烂,他想要一份稳定,如今这样很好。

唐苏很好,她对时彦深情,对秦老师真心真意,他们在一起多年,没有比她更适合时彦的人。

林之侽对听澜说:“舒舒,我知道我自己错过了什么,但是我不曾后悔。只要时老师过得好,我便觉得很好。”

时彦过得真的好吗?

时彦想,还算好吧。林之侽从他家搬走之后,生活好像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反而因为不用约会,多出了大把大把的时间在工作上。

他这个年龄,已经不会再为情爱而要死要活,或者萎靡不振了,一直冷静自持的,照常上班,照常应酬,照常与客户谈笑风生。

唯一一次失态,是有次应酬喝醉了,回家打开门,他习惯地喊了一声:“侽侽,过来抱一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