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司也是老奸巨猾了,说道:“陆老,您一向公是公,私是私,就别为难我了。我现在听您的,把人给您放回去,万一这顾阮东真做了违反犯罪的事,我没法跟人民群众交代。”

老爷子底气十足:“我给他担保,有任何问题,我承担这份责任。”

老爷子爱惜自己的羽毛,能说出这番话,那是对顾阮东百分百的信任,是把顾阮东当成自己家人的全然信任。

黎司:“既然陆老这么说,我只能放人了。”

老爷子是公私分明,本来在宋京野那查,他不会插手管。

但姓黎的想公报私仇,他也绝不姑息,就这样,三言两语把顾阮东给要了回去。

陆垚垚在书房外,虽不知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只听到老爷子说人给你放出来了。

她哭也快,笑也快,冲进书房抱着老爷子狠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谢谢爷爷,爷爷最好了。”

说完转身就跑,要去机场回森洲。

老爷子原本一身怒意被她这么一抱一亲,什么气都消了,算了算了,假公济私一回也无妨,她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陆垚垚在机场,登机前,意外收到宋京野的电话,她现在心情好,不跟他计较,“宋胖,什么事?”一不小心,暴露了内心想法。

“宋胖?”宋京野无奈地反问了一句,也不跟她计较,说正经事

:“顾阮东大概和你前后到森洲。但是垚垚,我有句话提醒你,你爷爷这回是用他一生奋

斗出来的名誉帮顾阮东担保,如果顾阮东再有任何差池,后果你知道。”

他语重心长,也是真心关心。外边有多少双眼睛盯着陆家?不仅是黎家,还有王兵海一计不成,他的党羽还会做什么也不得而知。

陆垚垚不是不识好歹的人,所以这回态度很好:“我知道,谢谢哥。”

宋京野难得听她这么礼貌,忽地笑道:“哥?这回不是宋胖了?”

“嗯,哥。”

回到森洲机场,看到比她早回来一步的顾阮东,正在出口处等他,不管这几天遇到了多大的事,好像都不曾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他笑着看她飞奔过来,笑着把她抱离地面圈进怀里。

表面看着没有任何异样,但紧紧抱着她的力气暴露了他的内心。陆垚垚鼻尖发酸逼自己要坚强不要哭,人回来就好了。

她说,“我们回家。”

“好,回家。”

一个是很少表露自己的情绪,一个是演员,所以两人携手回家时,翠萍甚至不知道这个家刚刚经历了什么,只以为两人是出差回来,急忙上来问,晚上要吃什么,马上做。

两人都没理她,径直上楼回房,只有拥抱,亲吻才能抚平彼此的焦虑。

许久,顾阮东松开了她,先去洗澡,她也挤进浴室要帮他洗,目光盯在他身上一动不动。

“一起洗?”他又恢复惯有的坏坏的样子。

陆垚垚没说话,就是盯着他看。

顾阮东知道她在想什么,所以主动脱了

衣服,露出精瘦的身材

“没挨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