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我这次回来执行任务,之所以能够如此顺利,是因为有顾阮东从中协助,否则凭我一个人的能力,不一定能够解决。回西北,是我自己的决定,我觉得自己需要再历练几年。”

对,他是如顾阮东所言,并非问心无愧。他想要的太多了,甚至到了想不顾道德廉耻,不顾仕途的地步。这很危险,就像站在悬崖边上险些就一脚踏空了,顾阮东的警告让他悬崖勒马,残存的理智一点点复苏,只有逃离才最安全。

所以与其说是顾阮东不让他回京,不如说是他自己的选择。

她母亲气到发抖:“你为了一个女人真是昏了头了。失去这次机会,再想回来就难了。”

宋京野明白自己辜负了家人的一片苦心,所以安慰道:“以你儿子的能力,想回来,随时可以回来。”

他还是回了西北,在回去之前给陆垚垚发了最后一条微信,很简单:垚垚,回西北是我自己的决定。

他希望她的生活不受他的影响,依然能够阳光明媚。

然而发出去后,显示不是对方好友,需要验证的消息,让他心里发苦,这样也好,本就该这样,不该有任何交集。

所以陆垚垚大概是在一周之后,因保姆说漏嘴才知道宋京野还是回西北了。她很愧疚却又无能为力。

她有时就觉得她和顾阮东在一起之后,生活好像被负能量占满了,只要跟她有关的人,都没有一个好下场。

不是不爱了,只是开始觉得不合适。

她被自己这个想法惊到也夜不能寐,萎靡了好几天。

每天顶着黑眼圈坐在餐桌前陪爷爷吃早餐,完全没了女明星的光彩照人。

老爷子坐她对面,看了她一眼:“和顾阮东吵架了?”

老爷子现在除了手脚不协调的后遗症,已经恢复得很好了,神清目明,都看在眼里。

“和顾阮东吵架了?”

“嗯。”

老爷子颤悠悠放下手中的勺子,说道:“吵架不尽然都是坏事。但吵完,你要清楚问题的症结在哪里,正视它,解决它,这架才不白吵。”

“爷爷,我觉得自己好像一个渣女。”她很确定自己爱顾阮东,可是又真切地觉得他们不合适。

她很少跟别人讲自己负面的情绪,但因为足够信任爷爷,也是心里闷得太厉害了,需要倾诉,所以噼里啪啦跟爷爷讲了很多很多。

“我知道你们都没有怪我,但是我就是过不了心里这关,如果当初我没有嫁给他,是不是就没有这些事?你和大伯都不会出事,我爸和陆阔也不要这么辛苦,宋京野也不用回西北。就是觉得我们在一起之后,没有一件好事。爷爷,我也知道,我有这些想法很对不起他,可我忍不住。”

这些话她终于说出口,心里舒服了很多。

老爷子:“那就交给时间去证明对错,你做好当下的自己。”

她所疑虑或者迷茫的问题,是老爷子早就预料到的问题,也是他当初反对他嫁给顾阮东的原因。

只是以前太自信,以为陆家能护她一辈子,但病了这一场,他明白,陆家护不了她一辈子,这个世界终究要靠她自己去闯荡。

她现在有这样的迷茫和困惑,未尝不是好事,走一遭下来,她能更明确自己的路该怎么走。

爷孙两人在餐厅聊得太投入,以至于没有看到保姆频频使的眼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