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脾气挺大的,顾阮东前脚刚走,她后脚就收拾行李回京,既然想把她送出去,那就不劳烦他了,回京才是她真正的避难所。

她曾说过他可以陪他共同面对风雨,他不要,她也不强求,而且眼下最关心的莫过于陆家的事。

飞机降落,凌晨的机场人不多,她穿着朴素,戴着口罩帽子疾步往外走,感觉身边有人跟着她,不管她走快走慢,对方的脚步都能很稳地跟在她的身边。

当明星,本来习惯被人跟拍的,但这次回京是私人行程需保密,所以她停下脚步想打断对方的跟拍,转身抬眸,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是宋京野,虽穿着休闲服,但难掩一身正气。

他很自然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解释:“我在经济舱,刚刚才看到你。”

确实是凑巧,临时有事回京,竟然能深夜同一航班。

陆垚垚看到他跟看到陆阔差不多,很放心也完全没多想。她是自己私自跑回京的,所以在机场连个接她的人都没有。

正好宋京野这边有人派车来接他,“送你回去吧。”

“好,麻烦了。”

那是一辆外型粗犷的越野车,她再不关注车,也知道这是部队里的,从小在爷爷单位的院子看过不少。这车稳,视野还好,就是底盘太高上车有点费劲,她不矮,但是也要够一下才能上去,显得她像个小短腿。

宋京野在她身后问:“要帮你吗?”声音透着点笑意。

“不用,我自己上。”有点像爬上的后座,形象算是毁了。

宋京野后面进来的,很轻松,大长腿轻轻一迈就上车。

深夜的街道畅通无阻,很快就到了陆家,宋京野下车替她把行李拿下来:“进去吧。”

“好。”

陆家四合院安静得出奇,连院子里的几处夜灯都没开,暗涌涌的让人心慌,

她也没多想,毕竟是深夜不好打扰别人,径直回自己房间,直到第二天清晨醒来,家里还是静悄悄的,这就有点反常了,往常这个时候,爷爷早起来锻炼身体,保姆也开始忙碌了。

她起来找了一圈才看到后院保姆房里打扫卫生的阿姨在。

“垚垚,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阿姨见到吓了一跳。

“我爷爷呢?家里其他人呢?”

阿姨支吾了一下才如实说:“爷爷生病住院了。”

垚垚的心一下悬到嗓子眼了,急忙给陆阔打电话,这次终于有人接。

陆阔没打算告诉她爷爷住院的事,本想含糊过去,陆垚垚哭了:“爷爷在哪家医院?”

陆阔见瞒不住,只好道,“我派车过去接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