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很会抓重点。

赵霆行没理她,哐当一声把门关上隔绝了她。

陆垚垚也想过,赵霆行把她带到这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胁迫顾阮东,那顾阮东必然要确保她安全的前提下,才会配合赵霆行,所以可以肯定,顾阮东看过她。

她也好想见他啊,想被他紧紧抱在怀里,狠狠亲着。这个念头一起,心里就冒出无数的泡泡,被想念充盈着,膨胀着,到了极致鼓鼓胀胀的把心脏堵得让人喘不过气。

那一夜她辗转反侧,想他想得睡不着,清晨刚天亮索性直接起床,从楼上到楼下,不放过任何地方,找有没有摄像头。赵霆行再自信她逃不出这座大山,应该也不敢掉以轻心。

这木质的房子建造简单,加上老太太收拾得很干净,找了一遍,不见任何可疑的点,最后她目光盯在厨房顶部横梁上悬挂着的一个菜筐里,她取来两把椅子叠架在一起,小心翼翼爬上去,想探个究竟。

因为清晨,老太太和赵霆行都还没起来,山里只有鸟叫声,清幽安静,她费劲爬上去,探头看了一眼菜筐,昏暗里,忽然看到一个毛茸茸的物体闪着一双晶亮的眼睛,也正看着她。

她吓得惊叫了一声,人一抖,脚底下的椅子也一抖,摇摇晃晃,整个人悬空往后倒下去。

眩晕之际,她想完了,今天要摔死在这深山里了,手脚扑棱时,没有传来想象中的剧痛,而是腹部往上的位置被人用手一把捞住。

她紧闭的眼睁开,赫然发现捞住他的人是赵霆行。

赵霆行刚起床,头发蓬乱,一脸被吵醒很不爽的样子,大概是因为不设防,所以没什么坏人的样子,他抬头看了看横梁上挂着的小菜筐,又低头看看她,眼里闪过嘲讽:“这是饿了想偷吃?”

陆垚垚手忙脚乱站直了,顺势回答:“是啊。”

否则解释不清大早上跑到厨房来做什么。

她吸吸鼻子继续:“还以为挂那么高,藏着什么好吃的呢。”

赵霆行:“那是老太太留给鸟的窝。”

陆垚垚出师不利。

不过她确实也饿了,不知是否因为在这山里体力劳动多了,又没有任何娱乐,每天的一点快乐就是吃,所以总是饿,吃完第一顿,不等第二顿,她就觉得饿了。

她以前很少吃白米饭或者白米粥这类东西,但在这,一天三顿都是这个,才来几天啊?她觉得自己明显胖了一圈,腰上的马甲线都没了,用手一捏,似乎能捏出一丢丢的皮下脂肪,这令她如临大敌。

而且她是被绑架啊,怎么一点自觉都没有,不仅没瘦,反而还长胖了,这太说不过去了。

赵霆行转身就看到她低头在捏自己的腰,眉头紧皱,有仇似的,虽隔着衣服,但看着依然纤细,用他的两只手掌应该正好可以握住,他的嗓子有些发紧。

陆垚垚天天就在他眼前晃,对漂亮,尤其像她这种娇得像出水芙蓉的女人,不是没有兽性和想法,而且是他这种没有什么道德束缚的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