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任何时候,她都有一种天真浪漫的无忧,能照耀身边的人,甚至连顾阮东都觉得她这样很好,不管他在外面,面临什么样的腥风血雨,但到她这,都能风平浪静,让他心有归处。

她掩饰得很好,所以谁也没看出她的焦虑,没有看出她昨夜一夜无眠,竖着耳朵听着别墅外的风吹草动,等他回来。

她不是无知无觉的傻子,她只是想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让他尽可能安心一些。

顾阮东特意赶回家看她,陪她吃完早餐后便又要出门,陆垚垚一路送他到他的车旁站着,他抱着她亲了一下,便开门上了车,见陆垚垚还站在原地没动,他摇下车窗,微抬头笑着问她:“怎么了?”

陆垚垚摇头,说没事,然后往后退了两步,示意司机可以开车了。

“晚上早点回来。”

“好。”

她目送他的车离开,车窗里的他如旧日影像,从她的眼前掠过。

她走回房内,才刚分开,已经有些想他。

翠萍正在收拾他刚换下来的衣服,嘀咕道:“顾少是生病了吗,怎么衣服上一股医院的味道。”

陆垚垚接过来闻了一下,确实有些医院消毒药水的味道,她皱了皱眉正准备递给翠萍时,发现衣服的袖口处有凝结的硬块,但他的衣服是黑色看不清是什么东西,所以她拿到水里冲了一下,白色洗手池里染了一层浅浅的红色,是血迹。

她的心一沉,手抖了一下,见翠萍探过脑袋来问怎么了,急忙加大了水量,把这些血迹都冲走,把衣服递给翠萍:“拿去洗衣间吧。”

昨晚那个电话,她迷迷糊糊没有听见是谁打的,但是敢深更半夜给他打电话的只有他的那群朋友。

衣服上的血迹哪里来的?受伤了,还是打架了?

她没有办法再保持冷静或者再隐藏自己的担忧,便直接给他打电话过去,电话响了一声就接了,

“顾阮东,你”

“垚垚,我现在有点事,稍后给你回过去。”

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陆垚垚还未问出口,顾阮东那边已经挂断了。

陆垚垚看着手机被挂断的显示屏,愣了好一会儿,马上又打给他在小蔡那放着的工作电话。

小蔡也同样很快接了,但是听她问的是顾少在忙什么,便回答道:

“顾少今天还没来上班。”

小蔡实话实说,最近顾少经常不在公司,也没让他跟着,他也不敢多问。

“那他最近在忙什么呢?”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他只负责集团内部的工作,人家老板的行踪没必要跟他汇报,他确实不清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