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到乔以笙面前的圈圈小有兴奋地将两只前爪扑到乔以笙的腰间,体重猛地压到乔以笙的身上,乔以笙一只脚往后退了一步,险些没站稳。

“你呀你,最近是不是又胖了?”乔以笙自然没生它的气,何况它今天立了大功,她笑眯眯问,“你想吃哪些零食,妈咪再给你买好不好?”

距离上次陆闯说,Mia将“妈咪”的身份让出来,已经过去好一阵了,直到今天乔以笙才正式以圈圈的妈咪自居。

乔以笙也没有特意准备,就是顺其自然地出口了。

幸好陆闯现在不在,否则必然得笑话她一番。

“汪!汪!汪!”圈圈特别开心的样子。

而乔以笙则从它疯狂摇尾巴的模样里看到了陆闯平日嘚瑟邀功的影子——只能说,这父女俩,从某种程度上,真的越长越像了……

抬头,乔以笙向戴非与正式道谢:“哥,今天多亏你带着圈圈一起救了陆闯。”

虽然陆闯相当笃定即便戴非与和圈圈那会儿没出现,他也能凭借他坚定的毅力不碰聂婧溪,但……万一就是有个意外呢?

真的非常惊险。

陆闯当时的状况,身边没有个帮助他的人,其实很难摆脱险境。除去抵抗药力,后面可是还有余亚蓉等人过来的捉奸啊。

戴非与自然没有客客气气地回复乔以笙说“不用客气”之类的话,只是连连摇头喟叹:“这都什么事啊……”

因为刚刚在里头和陆闯没有聊完,乔以笙现在又询问戴非与彼时的详情。

戴非与细致地告诉她:“我就是看圈圈一直扒门,觉得门里肯定有什么状况。总归是在别人家里,出于礼貌我没有直接进去,先敲了敲门,还问出声先问了问里面有没有人。”

“没人回应,我就试了一下,发现门没锁,我就自己开门进去。进去之后看到小陆和聂婧溪躺在一张床上,我吓一大跳。走近了就发现小陆的情况很不对劲。”

“圈圈引路我过来的时候,我看到很多人在找陆闯,当时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不能被别人看到,所以没多考虑,立刻把小陆给拍清醒,带他离开。”

事实证明他彼时当机立断的决定是正确的。由于怕撞上人,且时间紧迫,他也不熟悉路,就随便挑了个空房间先把陆闯藏进去。

有钱人家的优势在这种时候体现出来,即便是随便进去的一个无人居住的客房,里面就带了个卫生间,戴非与直接带陆闯去冲冷水。

陆闯对他自己更狠,脑袋直接扎进水里去憋气,用窒息感刺激他脑子的清醒,戴非与都担心他一个不慎把他自己给弄死。

根据陆闯的交待,戴非与打电话给大炮,大炮以最快的速度给陆闯送来套新衣服,之后便是陆闯出现的捉奸现场。

“所以你进去的时候,房间里只有聂婧溪和陆闯两个人?没有其他人?”乔以笙细问,“聂婧溪的状态和陆闯是一样的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