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照片里的他只是盖着被子看起来像没穿衣服和聂婧溪两人亲密地睡在一起,但如果照片不是P的,意味着照片的画面之外,也许还有其他亲密的举动。

陆闯的出声及时制止了乔以笙往更糟糕方向的浮想联翩:“我保证我没有对聂婧溪怎样。你表哥和圈圈找到我的时候,药效刚开始发作,照片应该是我前面昏迷期间拍的。”

“我表哥和圈圈找到你的?”这就是她看见他和戴非与、圈圈在一起的原因?

“嗯。”陆闯解释,“你表哥恰好和圈圈四处遛弯,遛到那附近。圈圈的狗鼻子灵,嗅到我的味儿了,带着你表哥找到房间门口。你表哥看圈圈的反应有异常,就进来了,发现了我,及时把我带走了。”

“……”乔以笙沉默片刻,复开口,“也就是说,如果我表哥和圈圈没有出现,你现在大概率已经——”

“你能不能对我坚定的意志力有点信心?”陆闯很不爽的样子,“即便你表哥和圈圈那会儿没出现,我也一定不会因为药效就对其他女人怎样。”

乔以笙:“……但有照片上那个样子,你已经脏了。”

陆闯:“……”

乔以笙很快地笑一笑,收起她的打趣,回归正题,继续问:“你之前不是口口声声会保护好你自己?怎么就被成功下药了?谁干的?”

陆闯眉宇间的阴戾重新凝结,没吭声。

“你不知道谁干的?”乔以笙眉梢稍抬,猜测,“也不知道你怎么被下药的?”

陆闯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没什么表情地说:“我今天来了这里之后,什么要没吃过,什么也没喝过。那个药应该不是一开始给我下的,而是在我昏迷之后给我吃的。”

“所以是先被下了迷药?”

“嗯。晕倒之前我是有意识的,不是后来那种药效的感觉。”

所以他刚刚对照片的解释是“前面昏迷期间拍的”?乔以笙狐疑的是:“你昏迷的时候人在哪里?不在这里?”

“……嗯,不在这里,我出去了。”陆闯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瞬间地顿滞,然后才继续说,“我有点事,出去了。走到半路就觉得自己头晕,不太对劲,没来得及反应什么就失去意识了。后来是因为那个药效,我恢复了一点意识。你表哥差不多就是在那个时候发现我的。”

“你因为什么事出去的?”乔以笙首先揪出了这个点,觉得这个点有点关键。

陆闯猜到她的想法,否决道:“不是你想的有人故意引我出去。我那是因为……大炮他们联系我有点事要处理,应该属于偶发事件。”

乔以笙还在低头给他包扎伤口,没看见他此时略显微妙的表情,只是察觉他在讲话中间又有一瞬间的顿滞。

虽然觉得有点古怪,但他的话又没什么问题,乔以笙暂且就当作是他目前身体状态的原因导致的。

故而她提议:“之后再讨论吧。你要不要先睡会儿?”

正好这会儿他手掌的伤口也处理结束了。

陆闯的眼皮确实是有点沉的,眼睛有点睁不开。但他还是盯着她看:“不继续说点话,我的注意力就全在我自己身上了。”

他盯得她很仔细,即便只是用他的视线,乔以笙也感觉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在细致地描摹她的脸。

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克制,他视线的描摹并非狎昵的,仿佛只是重新确认她的样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