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还没喝完,紧接着陆闯又被叫到他狐朋狗友的那一桌去。

陈老三原本喊乔以笙也过去,陆闯没让,陈老三便作罢,但乔以笙没过去的条件是,陆闯要喝三倍的酒。

大喜的日子,陆闯也就痛痛快快地奉陪到底。

乔以笙先自己回了主桌,陪杜晚卿。

戴非与今天似乎就跟圈圈腻歪上了,到现在还在亲自牵着圈圈在他脚边来回地逗玩。

杜晚卿都说,这么喜欢狗,要不自己家里也养一只算了。

戴非与特别严肃地拒绝了:“养狗和养孩子一样,不能随随便便说养就养,要经过慎重的考虑再做决定。一旦决定要,就要对它一辈子负责。还没准备好的话,再喜欢都不如不养。”

“……”乔以笙沉默地看一眼戴非与。

因为她自己也失去过一个小孩,所以乔以笙很确定,戴非与肯定是记起了欧鸥打掉的那个孩子。甚至戴非与的话术,乔以笙都怀疑跟欧鸥的丁克有关系。

杜晚卿也听出戴非与意有所指:“你是在说你还没有做好结婚生子的准备?”

戴非与收敛了肃色,笑了笑:“要延伸到这方面的意思,也可以。妈,人活着的意义不是结婚生小孩,虽然社会约定俗成了到一定年龄要成家立业,但不代表不这么做的人就是错的。你看你以前对表妹的态度不也是,表妹一辈子不嫁人也没关系,有我们做表妹的依靠,永远养着表妹也没问题。”

乔以笙:“……”

他这是开始给杜晚卿潜移默化地灌输不婚和丁克的思想观念了……?

杜晚卿盯着戴非与看了几秒钟,没有回应戴非与,继续吃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觉得现在在宴席上,不适合和戴非与讨论这些。

乔以笙默默地发消息问戴非与:【你还是想和欧鸥在一起?】

戴非与否认:【我只是在想,如果我之后又遇到想要不婚和丁克的女朋友,不能又因为考虑到我是我爸妈的独子,就牺牲我的感情。我又不是我们老戴家传宗接代的工具人】-

陆闯觉得喝得差不多的时候,从陈老三他们那桌你尿遁了。

站在无人经过的走道上,陆闯下意识地摸口袋里的烟盒。

打开烟盒后看到里面装着的糖果,他恍惚记起他已经戒烟有一阵了。

剥了糖果放进嘴里,陆闯摸出口袋里的手机。

因为要对比的那两个人的样本,之前在检测机构那边都已经有现成的数据了,不需要再提供样本,所以出来结果的速度也比较快。

在陆闯跟着陆家晟刚结束社交的那会儿,陆闯就先粗略地看了一眼鉴定报告,然后匆匆忙忙地先返回后庭去和乔以笙开启订婚仪式。

现在陆闯终于有闲暇重新看。

重新看、仔细看、一个字一个字地看,显示的结果还是一样:两人存在亲缘关系。

陆闯难以理解,为什么会这样。

他觉得一定是哪里出了错。

肯定是需要再用其他数据去验证另外一些问题的。

但目前摆在他面前的就是这样一样奇怪的东西……

嘴里的糖果一点用要没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