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晟迅速走到何润芝面前,假意亲昵地挽住她,实则压低声恶声恶气地问:“你来干什么?”

何润芝的一只手里还掂着串佛珠,她反问陆家晟:“不是你让我今天来出席订婚宴?现在一家人都在这上面,为什么独独落下我?”

陆家晟也反问:“不是你自己不情不愿给我摆臭脸?不情愿你就不要出现在大家面前了,还不好?”

何润芝径自绕开陆家晟。

因为所有人都在看着,陆家晟无法明目张胆地对何润芝有动作,只能继续装作搂着她,跟在她身边走:“你究竟想干什么?”

何润芝只是走到陆昉旁边去。

“婆婆。”杭菀轻声问候何润芝。

何润芝朝陆家晟伸手:“酒杯。”

杭菀有些意外:“婆婆,你礼佛不是不碰……”

“酒杯。”何润芝重复。

陆家晟低声也重复:“你到底要干什么?”

杭菀还是去帮何润芝取了一支酒杯来,不过给何润芝的杯子里装的不是就,而是温开水。

何润芝也没介意,就这样端在手里。

乔以笙注意到何润芝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也落在她颈间的项链上。

陆闯和乔以笙换了个位置,替乔以笙挡住了何润芝的目光。

司仪来向陆家晟请示,仪式还要不要继续。

陆家晟见何润芝并没有要捣乱的样子,便只是叮嘱杭菀和陆昉一起帮忙看紧点何润芝,然后朝司仪点点头。

司仪重新拿起话筒,随便找了个理由揭过刚刚短暂的停顿,继续按照流程,邀请大家共同举杯,祝福这对新人。

“别真喝。”陆闯小声提醒乔以笙。

乔以笙如今也是谨小慎微。幸而她是新娘,完全可以以保护好妆容为挡箭牌。

避开了台上的敬酒,台下还等着好几轮——根据习俗,乔以笙和陆闯得跟着陆家晟一桌一桌地敬酒过去。

本来应该是一家人,还要包括陆昉。陆昉坐轮椅不方便,在台上敬酒结束便先回后庭。

杭菀一人代表她和陆昉夫妻俩。

现在又多出个主动加入的何润芝。

下去之后陆闯就给自己和乔以笙都换了新的酒杯和酒——酒杯和就全是自己人准备的。

乔以笙这才稍稍放心,心里不禁感叹,这往后的日子可得怎么过下去?

而没等跟着陆家晟去敬酒,何润芝先来到陆闯和乔以笙跟前,顶着一张厌世的表情对陆闯举杯:“陆闯,大妈还没恭喜你,新婚快乐。”

“谢谢大妈。”陆闯也对何润芝举杯,但杯子没有碰到何润芝的杯子,只是隔了空,然后喝掉。

乔以笙咂摸着“大妈”这个称呼。有“大妈”,相应的就应该有“小妈”,难道陆家晟还让陆昉称呼柳阿姨为“小妈”吗……可真行,什么时代了,陆家晟出个轨,还要给他自己分个大小老婆?

何润芝继而转向乔以笙:“新婚快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