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以笙也没说话,就是看着他,以一种“你自己看看是不是主动地老实交待”的表情看着他。

从他先把大炮打发走的举动,也能预感,这应该就是她所察觉到的他心事。

而且是刻意隐瞒她的他的心事,可见不是小事。

陆闯的嘴唇抿得直直的。他没有撒谎骗她,但也没直接告诉她:“等迟一些。迟一些结果出来后,我再告诉你。”

乔以笙说:“如果我不同意呢?”

陆闯:“……”

如果他看起来不这么纠结的话,乔以笙其实无所谓等一等,反正应该也就差几个小时而已。

可他既然如此纠结,还拖着不告诉她,她的胃口就完全被他吊起来了,不立刻知道她没办法舒坦。

并且,鉴于他以前有过打着为她好的旗号而隐瞒她的前科,乔以笙不得不担心他这个毛病还没有彻底治好,故态复萌了那就不太妙,她决定追问到底。

“你要鉴定你和谁的DNA?”

大炮提及的样本和鉴定,不外乎就是他又在验关系。奇特的是,拿他的样本的验?他必然是新调查到什么事情了。

陆闯勾一下唇:“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一点小问题,我求证一下。”

“求证什么?求证你和陆家的血缘关系?”乔以笙首先能想到的就是这个了,“别和我兜圈子陆闯,既然‘没什么大不了的’,既然是‘一点小问题’,那你为什么不能爽快点告诉我?”

“刚订婚完,你就跟我玩心眼吗?”乔以笙给他扣一定特别大的帽子,“平时你倒是懂得跟我强调我们是两口子,现在两口子却不一条心?一边你满心满眼地要跟我结婚,一边你的表现却丁点儿没让我感受到你懂得‘夫妻’两个字真正的意义是什么。”

她凶巴巴质疑:“难道你觉得仅仅只是生理欲望催生的伴侣吗?”

“怎么可能!”陆闯很生气。

生气就对了,乔以笙心想,面上则仍旧摆冷脸:“那你说说看,夫妻之间应该怎样?”

“乔圈圈你考我语文阅读理解呢?”陆闯一把将她薅到他的身前,自上往下睨她,“我说过我语文成绩不好。”

乔以笙说:“我只记得你吹过牛,高中如果你和我同校,正常参加考试,我会回回因为考不过你而哭鼻子。”

陆闯:“……”

乔以笙轻哂:“行,你不知道,我就来告诉你。夫妻就是要:同舟共济、共同承担。”

“我知道你很了不起,韬光养晦了这么多年暗中筹谋着复仇,每天脑子里都运转着特别多的事情。现在身边最近的地方明明多了一个人,怎么你还想着自己一个人扛?还是说我们之间又回到了原点,你就是认为我没办法替你分担。”

“乔圈圈你够了啊,别越说越过分。”陆闯黑脸。

乔以笙也恼火:“现在究竟是你过分还是我过分?有事情你憋在心里难道很舒服吗?你是不是忘记了你以前就是压在肩上的稻草太多了才生病了!”

原本她的恼火是故意为之的,用来激将她,现在想到他曾经生病,她真的生出些恼火了。

她希望他能一直健健康康。

她的话出口之后,两人之间陷入短暂的安静。

然后是陆闯先开口:“我又没说不告诉你。”

“我怎么知道你后面会不会反悔?”乔以笙仍旧没好气,态度强硬,“要说就给我现在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