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以笙这个样子根本没有办法再回宴厅,即便补了妆也没办法,她内心受到的冲击和动荡短时间内完全平复不了。

陆闯也不建议她再出现在众人面前,索性让她就在这里继续休息,他帮她把阿苓喊过来,给她带来卸妆用品和她日常的衣服。

反正聂大小姐从下午折腾到晚上,累了,是个合理的理由,别人想质疑也质疑不了。

今晚的宴席也确实已经没她什么事了。

散席送宾客的任务,陆闯提乔以笙交待了欧鸥帮忙招呼。

不过实际上乔以笙也分别给李芊芊、Mia他们每个人都发了一条微信消息,道歉她临时有事没法亲自送,也跟他们道谢,谢他们赏脸出席。

杜晚卿那边,就搪塞不过去了。

订婚结束后,本来根据习俗,乔以笙今晚应该跟着陆闯回陆家住。

但因为杜晚卿和戴非与今晚还要在霖舟待一晚,明天早上才会贡安,所以乔以笙早就决定她今晚仍旧睡在自己家里。

订婚宴的全部习俗她能遵守的都遵守了,为的是和陆闯有个圆圆满满的订婚,最后这一点实在膈应,而且陆闯自己都不爱回陆家住,更不想带着乔以笙去陆家睡。即便是订婚的习俗,也不乐意。这也是昨天乔以笙做决定之前已经和陆闯商量好的。

现在跟陆家晟提出,陆家晟倒也迁就乔以笙,没有异议,说习俗是死的,人是活的,乔以笙爱住哪儿就住哪儿。

而陆闯也顺其自然地跟陆家晟申请,今晚去陪乔以笙。

都已经不住在陆家了,总不能刚订婚的小夫妻俩还分开,陆家晟无疑是求之不得。

回联排别墅的路上,陆闯没有和乔以笙一辆车,他和戴非与以及圈圈坐大炮开的车,乔以笙和杜晚卿则坐阿苓开的车。

因为情绪上波动她并有自信能瞒过杜晚卿,所以陆闯已经给了杜晚卿一套说辞,说是陆闯刚才不小心惹乔以笙生气了。

杜晚卿并未追问。

乔以笙搂着杜晚卿的臂弯,脑袋挨着杜晚卿的肩膀,全程安静地假寐。

到家之后,戴非与因为没吃饱,去厨房热了中午前往宜丰庄园之前那顿午饭的剩饭剩菜。

乔以笙很奇怪他为什么会没吃饱。今晚陆家的酒宴可是非常豪华。她还挺遗憾自己没口福。

戴非与吐槽道:“那一桌一起坐的都是些什么人你自己没看见吗?有胃口吃才怪。”

能坐些什么人?聂家这边不就是聂季朗和聂婧溪、宋红女,陆家那边就是陆家晟、何润芝、陆昉、杭菀、陆家坤和余亚蓉。乔以笙想了想,她也不太吃得下。

戴非与紧接着吐槽:“而且这酒宴吧,看着豪华,吃进肚子里,吃了好像没吃。”

杜晚卿则吐槽他:“我看你是忙着逗狗,根本没心思吃宴席。“

杜晚卿难得显露出一丝不太好的语气。乔以笙记起他们母子俩在宴席间的谈话还没有个结果。所以,这是要回来后继续吗……?

乔以笙做好了当和事佬的准备。

但杜晚卿和戴非与并没有给她机会。

前者说完这一句就先回二楼去洗漱了。

后者默默地在厨房里捣弄他的宵夜。

乔以笙自己心情也不太好,既然暂时不需要她当和事佬,她便也不主动挑担子,跟在杜晚卿后边也上二楼洗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