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欲拒还迎。

然而这个结论在阿德的脑子里呆不过三秒钟,就被欧鸥的一巴掌甩个稀碎——

欧鸥朝那个年轻男人甩出的巴掌。

并且紧接着,欧鸥的膝盖又抬起,朝年轻男人的裆部抬起。

隔着距离,阿德以他的专业水准判断,欧鸥无论是下手还是上膝盖,都一点儿不轻。

阿德的目光重新移向后座的聂季朗,在聂季朗的嘴角捕捉到了一抹浅淡的笑意-

欧鸥觉得自己已经对他手下留情和脚下留情了,毕竟他曾经给过她一段时间的快乐。

而且他终归是副年轻的肉体,欧鸥还是挺舍不得真给他落下什么破坏性的伤害,跟破坏艺术品似的。

加班加得她头晕脑胀,现在这打人的力气一出去,欧鸥自己也险些没站住。

稳住身形后,欧鸥便脱掉脚上的高跟鞋,一方面为了舒适,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防止对方被她惹恼了有后续暴力动作,方便她逃跑和继续打人。

但事实证明欧鸥之前挑人的眼光还行,对方并没有那么坏。

他只是在缓过那阵痛意之后,看着她,做最后的挽留:“姐姐,我已经离开公司了,不会再影响你的工作。我也保证,你说的我会改,不会再一直粘着着,给你足够的私人空间。和我复合吧。”

这都是她的前前任了,在戴非与之前,交往的那个小鲜肉,她团队里的实习生。欧鸥撩了撩头发:“别改了,改什么改?你那不是缺点,只是在姐姐我这儿不合适。”

“你如果想再回公司实习,我可以帮你跟领导沟通沟通。如果是要和我复合,那别浪费时间和精力了。分了就是分了,姐姐我从来不吃回头草。”

心底欧鸥默默叹息自己的心软,面对这只小狗狗终归是下不了狠嘴,用不了太刺激的措辞,只能走这种救世观音菩萨苦口婆心的路线。

同时欧鸥也反省,正是因为当初对这只小狗狗没用太刺激的分手方式,才留下后患,导致对方以为自己跟她还有可能,时至今日还来找她求复合。

刚刚送他的那两下,希望能给到他教训吧。

拎着高跟鞋,欧鸥转身要走,却又被他从身后抱住。

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的充满生机的身体,以一种强烈的吸引力蛊惑着欧鸥,他的声音也贴在欧鸥的耳后:“姐姐,我知道你最近空窗期……让我再陪陪你。”

不用明确关系,不用负责任,她爽了就完事,说实话,不心动是不可能的。欧鸥心底又默默称赞他,前段时间没白跟着她,还是懂得怎样能讨她的欢心。

之前欧鸥关注到他,就不仅仅是因为他年轻又皮相好,更是因为他是欧鸥带过的心思最活络的实习生,快速地适应团队的氛围、了解团队里每位成员的喜好、融入大家、打成一片。

他当初主动提出辞职,欧鸥觉得怪可惜的,现在他这样,欧鸥也忍不住对他加以挽留:“要不,你回来工作吧。之前转正的资格,可以继续保留。”

对方被她给整得啼笑皆非:“姐姐,你究竟听清楚没?我是来跟前女友求复合的,不是来跟前上司求职的。”

欧鸥转过身,勾了勾他的下巴:“那你究竟听清楚没?姐姐只给你求职的机会。”

对方沉默。

欧鸥松开手,也退离他,甩了甩头发,依旧潇洒:“自己考虑吧,要回来工作的话随时联系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