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风采大赛上的她,同样演奏这首曲子,听着就比现在难过许多。

这么多年没拉小提琴,乔以笙确实是手生了,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的生疏。

而且她也有点紧张。

即便观众只有陆闯和圈圈,她也紧张。

只是这首曲子比她自己所以为的还要烂熟于心,几乎形成肌肉记忆,所以乔以笙很流畅地从头演奏到尾。

最后一个音符收起时,蹲在陆闯脚边的圈圈率先朝她摇着尾巴“汪汪汪”,仿佛一个合格的观众正在给她鼓掌。

乔以笙笑着,便当作正式的演奏一般,顺便做了个谢幕的动作。

陆闯则是走上前,替她把小提琴先放回琴盒里,然后问:“乔圈圈,告诉我,你现在开心吗?幸福吗?”

虽然不明白他突然问这个干什么,但乔以笙认为毫无问她的必要:“不明显吗?”

说着她圈住陆闯的脖子,明确地回答他:“我很开心陆闯,我也很幸福,陆闯。”

陆闯又问:“那你的开心和幸福之中,有没有一部分是我带去给你的?”

又对他自己没信心了吗?乔以笙亲了亲他,仍旧用笃定的语气告诉他:“听清楚,陆闯,有的,有你带来我的,我现在的开心和幸福之中,你的存在,占据了很重要的一部分。”

陆闯勾唇,眼底闪烁细碎的光芒:“我也很开心,我也很幸福。我现在的开心和我的幸福,几乎全部都是你带给我的。”

乔以笙特别自信:“那当然。”

并骄矜地笑了笑:“陆闯,我就是你的全部,对吗?”

“对,”陆闯低头,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低低地重复,“乔圈圈,你就是陆闯的全部。”

圈圈绕着相拥的他们两人,嗷呜嗷呜地叫唤,似乎不高兴它被他们忽略。

乔以笙原本想给圈圈一点安慰的。

陆闯捧住她的脸,让她继续正视他,紧接着道:“那,我们去领证吧,乔圈圈,我们去领证。”

“婚礼可以等你做好准备之后再办,结婚证我们先去领了吧。我们俩私底下悄悄地领,不告诉其他人。”

他紧张成这样,乔以笙还以为多大点事儿,噗嗤笑出声:“行,那就去悄悄领了吧。”

不给他吃下这颗定心丸,他怕是又要胡思乱想。

因为她答应得太迅速、太过利索,导致陆闯愣在原地。

乔以笙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傻了你?”

陆闯当真是一副傻样。他捉住她的手,牢牢握住:“你再说一遍,我刚刚没听清楚。”

乔以笙无奈又好笑,满足他的要求,一个字一个字清楚地重新讲一遍给他听:“我、说,可以,我们可以悄悄先去把结婚证给办了。”

她话尾音尚未落下,乔以笙就双脚离地,被陆闯抱起。

她本能地搂住陆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