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闯知道她肯定和他想到一处去:“啧,早说了我们越来越心有灵犀。我就打算送你回宿舍之后,也去试试诈一诈许哲。”

乔以笙说:“带我一起。”

“你去干什么?”陆闯的语气一下子变凶,“我去就可以了。我和许哲的交谈内容也会全程录音,拿回去给你听的。”

乔以笙笑着抓了抓他的手:“没问题的,绑架的心理阴影对我早就没影响了。”

“没影响?”陆闯跟听到笑话似的,“你现在害怕怀孕,不是影响?”

“……”乔以笙哑口。

陆闯绷着脸启动车子。

乔以笙沉默片刻,说:“即便没有那个问题,我现在也还不想要孩子,也还没到要孩子的时机。”

陆闯驳回:“这和你受绑架的影响而害怕怀孕,是两码子事。”

乔以笙有些无奈:“那我如果能见许哲,见到许哲即便回忆起了当时绑架发生的事情,我也能安然无事,是不是算我在慢慢克服?”

陆闯的回应只是一记轻嗤。

乔以笙不再惯着他了,态度强硬起来:“你信不信,我问Mia,Mia的专业意见也会同意我的做法。”

陆闯没理她。

乔以笙:“我到底还是不是一家之主了?”

陆闯:“那不是让你在这种事情上做主!”

乔以笙:“呵,还分这种事情那种事情?什么是这种什么是那种,全由你说了算喽?”

陆闯:“如果就是,怎样!”

乔以笙:“停车!”

陆闯:“我偏不!”

乔以笙:“所以才刚订婚你就欺负我!”

陆闯:“就欺负了,怎样!”

乔以笙的眼睛立刻挤出眼泪。

陆闯紧接将车子靠边停:“乔圈圈!你有病!”

其实是因为今天没睡饱,又一个下午对着电脑,乔以笙眼睛酸涩,所以才能上演一番说哭就哭。

但也确实就是勉强挤出两滴,就没了,乔以笙抽了纸巾假装擦眼泪,以遮掩自己已经哭不出来了。

“你不让我见许哲,直面心理阴影,努力去客服,就是想让我有病。”乔以笙努力回忆曾经看过的影视剧里的角色,都是如何胡搅蛮缠的,加以借鉴,“我有病对你有什么好处?你说!抢走狗子的抚养权吗?”

陆闯:“……”

黑着脸,他薅过乔以笙手里的纸巾:“行了,演够了,乔圈圈。还不如演回你小时候的公主。”

乔以笙冷笑:“当你老婆讲的话都没用,公主的话能有用?”

陆闯:“……那你倒是喊我一句‘老公’。”

“!!!”他在趁火打劫?

乔以笙才不会让他得逞。如果次次都被他要挟成功,以后家里做主的人真成他了。

“那你自己见许哲吧,我不见了。”别开脸,乔以笙冷漠地望出车窗外。

陆闯默不作声地重新启动车子。

不多时,乔以笙察觉,车窗外掠过的风景,并非回宿舍的路。

猜测可能是陆闯妥协了,她也暂时镇定地装作没发现,和他保持“冷战”——何况,这不还没抵达目的地?

而目的地其实就是车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