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是陆闯的:“早安,老婆。”

一天两次的份额,他一次不浪费。

而且这才第二天,陆闯已经熟练得仿佛他们真的已经结婚。

“早。”乔以笙啼笑皆非,利索地爬起来。

陆闯完美诠释了跟屁虫和粘人精,又跟又粘地送她到工地上班为止。

下车前乔以笙特地叮嘱:“你干点陆大老板该有的正事。”

陆闯一大早,嘴里就叼着她买给他的棒棒糖:“最近陆大老板的正事就是偷户口本。”

乔以笙:“……”

目送乔以笙在阿苓的陪同下安全地进工地之后,陆闯就查了查,如果没有户口本,能不能去登记结婚。

确实有办法,但有点麻烦。反正还是以偷户口本为优先考虑,其他办法为下下策。

启动车子,陆闯决定今天再回陆家一趟。-

进到办公室,乔以笙日常给自己和莫立风各煮一杯咖啡。

因为有点怀疑莫立风可能也有心理方面的疾病,出于关心,乔以笙佯装闲聊,明知故问莫立风订婚宴结束后是怎么回工地宿舍的。

莫立风说了代驾。

乔以笙又问他是不是一个人。

莫立风如她所愿地提及Mia。

乔以笙顺势多讲了两句Mia,介绍了Mia的职业,还毫不避讳地告诉莫立风,她之前在Mia那里做过心理方面的一些咨询,夸赞Mia的专业水平。

莫立风已经坐回他的工位里了,淡淡回给乔以笙一句:“嗯,她给我名片了,要我有需要的话找她。”

“……”乔以笙的一口咖啡呛在喉咙里。

原来Mia这么勇这么直白的?

不太好吧?告诉人家自己的职业,又马上让人找她,不就间接在说人家有病,一般人听了都不会高兴。

——对了,没记错的话,好像Mia当年也是这样搭讪陆闯的……

不是吧?那乔以笙猜对了,Mia真正兴奋的是,发现了一位潜在的新病人……?

如果这样的话,Mia和莫立风之间可能暂时就不存在八卦了。据她所知的常识,心理医生和病人之间,不能发展医患之外的关系,违反心理医生的职业道德,在行业内将受到处罚。

“没事?”莫立风天生自带冷意的三白眼看向她。

乔以笙抽纸巾捂住自己的嘴,止住自己的咳嗽,摇摇头。

莫立风收回视线,专注在他的电脑屏幕上,提前进入工作状态。

雇佣他的老板,狠狠地赚到了。谁能比得过莫立风,看上去总像恨不得把他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全贡献在建筑上。

乔以笙自愧弗如地挤着时间,先在自己的平板电脑上翻看陆奶奶的资料。

陆闯特地今天早上才发给她的,为的就是避免她昨天晚上看完资料又和他讨论,不去睡觉。

乔以笙看完之后只觉得,不知该从哪儿和陆闯讨论起。

资料太简单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