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聂婧溪重复,眼波不动,神色亦毫无变化,“我和余子誉一样,是受到一封匿名邮件。”

“噢?”乔以笙细问,“匿名邮件的内容是什么?应该还在你的手机里吧?给我们看看吧。”

“删了。”聂婧溪说,“我没有余子荣和余子誉兄弟俩那么不谨慎,处处给人留证据。尤其在经历了后勤大姐的事情之后,我谨慎得连我自己都觉得有点过头了。”

乔以笙眯起眼。

聂婧溪看起来坦荡地接受她的打量,告知:“邮件的内容就是告诉我去那个房间,会有一份送我的礼物。”

“我好奇,就去看看了。”

“进去房间,我没看见有什么东西,闲着也是闲着,就等会儿。”

“察觉外面有脚步,我不知道将面对的是什么情况,就先假装自己随意来那个房间午休的。”

“余子誉带着陆闯进来之后,我意识到,礼物可能指的就是陆闯。”

“后面的事情,你就都已经知道了。”

乔以笙在聂婧溪讲完之后提醒她:“如果将你交给警方的话,警方是可以查到的。无论是你删除的邮件,还是你手机里删除过的其他消息。”

“我知道啊……如果警方要查,那就让警方查吧。”聂婧溪轻轻道,“即便我知道匿名邮件是谁发给我的,人家送我礼物是好心,我不能主动出卖人家。”

……好心?乔以笙的拳头硬了。

亏她讲得出这两个字。毫无疑问,倘若戴非与没有带着圈圈及时救出陆闯,聂婧溪是打算接受这份所谓的礼物。

“既然你这样无所畏惧,那就把你送去警方那里,让法律处置你指使后勤大姐纵火的事情,为你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后果。”乔以笙恼怒。

聂婧溪给她的唯一反应,就是杏眸眨了眨。

“你再包庇,我也知道就是杭菀。”乔以笙最后再用确信无疑的口吻说一次。

聂婧溪微微颔首:“好,如果确认是菀姐的话,我一会儿下楼,正好可以直接跟菀姐道谢,谢谢她送我的礼物。”

乔以笙:“……”

聂婧溪继而自顾自做思索状地说:“我再想想,我还有什么需要向你交待的……回头进了警局,也好跟警官讲清楚。”

思索几秒,她转头看聂季朗:“小叔叔能提醒我吗?我好心记不起来我还有什么需要向以笙姐姐交待的……”

宋红女满脸失望地捂住胸口:“造孽啊造孽……”

宋红女站了起来,又打算向聂季朗下跪:“二爷,婧溪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有我的过错,佩佩去世后,我没有承担着看护婧溪的责任,导致现在婧溪走上了歪路。二爷责罚我吧。”

有阿德在,宋红女的两个膝盖仍旧没能成功落到地面。

但聂季朗并没有按照正常套路,对宋红女说:“婧溪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自己做的事,应该由她自己承担后果,和宋妈妈你无关,宋妈妈你不必如此。”

而是说:“宋妈妈如果坚持认为自己有过错,也要为婧溪现在做的事情负责任,会聂家后就自己到族里的叔公那边领罚吧。我没有办法做主。”

“……”乔以笙没想到聂季朗是这样调皮的小叔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