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昨天开始,聂婧溪的病房就由警官接手了,据说明天聂婧溪就办出院,正式跟着警方走。

隔着病房门上的窗,乔以笙只见到了聂婧溪的背影。

一个情绪似乎特别稳定的、低头看书的安静的背影。

乔以笙不知道聂婧溪之前是抱着怎样的心理割腕的,乔以笙也无意去探究,只希望现在的聂婧溪已然新生,希望聂婧溪为她自己犯的错误好好赎罪。

警方和乔以笙的面谈约莫半个小时,跟乔以笙重新确认了一些细节,然后是针对聂婧溪的供认不讳,给了乔以笙一个交待。

这之后,乔以笙便和聂季朗、宋红女、方袖等人离开医院,回到陆清儒的别墅。

陆清儒的别墅里多了几个保镖模样的人守在院子里,不知哪家安保公司聘请来的,个个魁梧大汉,统一黑色的西装黑色的墨镜,怪唬人的。

庆婶告诉他们,是陆家晟送过来的,说风水大师的要求,家宅不宁,需要多点阳刚之气压一压,等过阵子选好良辰吉日做完法事,就撤走。

乔以笙莫名感觉,这些保镖其实是针对她的……

宋红女没什么所谓,保镖不在她面前瞎晃悠,不打扰到她就行。

这会儿八点多钟将近九点,庆婶给大家做了几碗馄饨作为宵夜。

聂季朗今晚还是另住他处,坐了一会儿就离开,没有吃宵夜。

宋红女也说没胃口。

方袖劝了两句。

乔以笙从方袖的话语间得知宋红女这两三天都食欲不振,也关心了两句:“宋妈妈身体是不是还不舒服?没让医生看一看吗?”

既是在问宋红女,也是在问方袖。

方袖告诉乔以笙,去医院探视聂婧溪的时候,聂季朗建议过宋红女顺便做个身体检查,宋红女没同意。

现在宋红女也摆摆手说:“没事的,我真的没事的,就是心口堵了点。”

乔以笙并不了解宋红女,单纯顺着她的语义做了判断,随口道:“宋妈妈其实还是因为婧溪,所以难受的。”

宋红女未加否认,长长地叹一口气:“到底佩佩生前那样疼她,我也是看着她长大的……”

“明白的,宋妈妈。”乔以笙尽量地表现出体贴。

宋红女眼睛泛了红:“婧溪她……现在是恨我的。”

聂婧溪恨不恨宋红女,乔以笙不知道。

乔以笙只是听聂季朗说了,聂婧溪在医院里醒过来之后,不见聂家的任何人,只让医生和护士进出她的病房。

到后来聂季朗找来警官,聂婧溪也跟警官说,没有必要的话,不要让她再和他们有接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