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在乔以笙问他,陆昉爱不爱杭菀时,陆闯回答过乔以笙,在他眼中,杭菀很爱陆昉,陆昉和杭菀的感情很好,他们是彼此的亲人。

陆闯也告诉乔以笙,陆昉的一句原话是:比起爱情,他和杭菀之间因为婚姻而培养起来的亲情更可靠。

乔以笙对比评价过:可靠的不是亲情,而是杭菀对陆昉的爱。

现在杭菀对他说,她和陆昉是一体的,与当初陆昉形容自己和杭菀的关系时,给陆闯的感觉是一样的。

感觉他们陈述的都是事实。

虽然因为陆昉的病体残疾之躯,陆家里头的一些人认为陆昉好欺负,但只要陆昉心中的抱负不曾完全消磨,陆闯就相信陆昉并非任人宰割之人。

所以即便现在杭菀暴露出某些小动作,陆闯也不认为陆昉是被杭菀完全拿捏住了,才有了方才他就体会到的,陆昉不是阻止不了杭菀,而是不会去阻止。

关键也就不在杭菀,而在陆昉。

陆闯等着看陆昉,要么给他一个解释,要么陆昉就像和何润芝发生冲突那般,也激烈地反抗杭菀。

可是,没有发生后者。

陆昉爆料了何润芝,却没有爆料杭菀。

陆昉只是暂时让杭菀无法推动轮椅,然后他看着陆闯说:“对不起,小闯。我目前能给你的交待是:我离不开你二嫂。”

陆闯竟然不意外。

陆昉继续说:“我不知道你对阿菀的猜忌具体有多少,我能保证的是,无论阿菀做了什么事,她的出发点和我母亲一样,就是希望我踏踏实实地过日子。”

陆闯没办法给出陆昉一个笑脸,他没什么表情地问:“二哥,你觉得在这种随时又有可能被二嫂背叛的情况下,我能不坚持和你划清界限吗?”

陆昉自嘲地苦笑:“我知道对你来讲很难,我倚仗的,也就是我们这些年来的兄弟情。”

说着,陆昉又剧烈地咳嗽起来。

杭菀颦眉,弯身轻轻抚着陆昉的后背,对陆闯说:“小闯,对我有怀疑,下次就直接找我,不要让你二哥两难。”

陆闯感到可笑:“二嫂,你真的心疼二哥的话,就老实跟我全部交待了。”

杭菀轻轻摇头:“为了你二哥,我必须好好的,我要留在你二哥身边照顾他。”

“小闯,你不用把我想得太重要。你二哥是懂我的,我的出发点只有他。”

杭菀这最后一句似是而非的哑谜,恼得陆闯不禁撂狠话:“二嫂既然这样说,就别怪我用非常手段对付你了。”

杭菀轻轻点头:“可以。只要小闯你给我留着我的命,能回到你二哥身边,就可以。”

推着咳嗽不止的陆昉,杭菀回去她和陆昉的地盘。

陆闯目送着他们夫妻俩的背影,若有所思。

顷刻,陆闯行往陆家晟的书房。

陆家晟刚和陆家坤谈完事情的样子,兄弟俩一起走出来。

见到陆闯,陆家晟跟逮到贼似的大声呵斥:“你在这干什么?”

陆闯故意吓唬陆家晟:“除了偷听你和二叔聊天,还能干什么?”

陆家晟的脸色果然微微一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