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如何地控制他自己没有起伏,也掩盖不了他的脆弱。

乔以笙无法不心疼他。

她收紧自己的手臂,将脸颊挨着他的脑袋,贴得严丝合缝,蹭了蹭他:“无论柳阿姨当年是怎样的心情,在你对她的记忆里,感受到的是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也一定是柳阿姨真正希望留给你的东西。”

能是什么?

毋庸置疑是爱啊。

无关孩子的父亲是谁,她与孩子父亲的关系怎样,只关乎她是孩子的母亲。

在孩子出生前,柳阿姨有那么长的时间和那么多的机会选择不要孩子,可最终留下了孩子,或许说明陆闯当年的出现,也曾给她带去了某种支撑和依靠。

终归乔以笙不相信,柳阿姨不是带着对陆闯的爱意生下陆闯的。

陆闯在她讲完的七八秒之后,倏地笑了。

他这一笑,原本沉闷凝滞的气氛,好似扎口后背解开的气球,咻地一瞬间,空气重新流动起来。

他抬起脸和乔以笙对视,眸底漫开的是压不下去的笑意:“乔圈圈。”

“嗯?”

“你怎么就这么让我……”

“什么?”

“想疼死你呢?”

“……”

疼是疼,疼并快乐。

死倒没死,最多死去又活来。

乔以笙只是无奈,她和陆闯两人,现在都不在意,圈圈是不是在场,并全程旁观了。

翌日清晨,陆闯非拉着她多赖床十分钟。

乔以笙洗漱结束从卫生间里出来,就见舒舒服服回笼觉中的陆闯趴在她睡过的那一半位置,脸埋得快和她睡的那只枕头融为一体,因为被子没盖严实,还十分不拘小节地光着腚。

……她没眼看无所谓,污染圈圈的眼睛就实属糟糕。

乔以笙上前,将圈圈从床边薅走——她的动作再慢一步,好奇宝宝圈圈伸出的一只前爪就要抓上去了……

虽然乔以笙挺好奇圈圈能把陆闯抓成什么样,但终归不忍心脏了圈圈的爪子。

走出宿舍,乔以笙把圈圈一并带出来。

大炮看起来在外面蹲守有一会儿了,和阿苓一起蹲守的。

一见乔以笙,大炮咧着满口大白牙就主动上前来:“嫂子,你去吃早饭,狗交给我带出门遛弯。”

圈圈看起来不太乐意的样子。

大炮早有准备,从口袋里掏出圈圈喜欢的零食作为诱饵,蹲在圈圈面前:“有好吃的,跟不跟炮叔叔走?”

乔以笙:“……”怎么办?她觉得大炮现在的样子很像要诱guai小孩的人fa

子……

圈圈要是能讲话,估计得大喊“怪蜀黍”的程度吧。

然而下一秒乔以笙就被圈圈狠狠打脸了——

它上钩了……它竟然上钩了……它冲大炮摇尾巴,要跟着大炮手里的零食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