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晟走了之后,她眼皮一直跳个不停,回到工位里根本没办法专心工作。

意识到自己被陆家晟采走她的样本之后,她发消息给陆闯,陆闯竟然没有继续打电话过来,其实是有些不符合陆闯的习惯。

她留了个心眼,问一嘴大炮在干什么。

由于陆闯没特地交待大炮不能告诉她,而大炮在她面前又一惯藏不住话,所以乔以笙没多费功夫就通过大炮猜测到了陆闯被困在陆家。

虽然她相信陆闯肯定能平安的,但终归是吊着一颗心。

打开车门一上车,乔以笙便问:“是因为我,你爸爸把你关在家里?”

只见陆闯嘴里吊儿郎当地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烟,很用力地咬着烟嘴,手指在平板电脑上划动,不知道在翻阅什么资料。

闻言陆闯没回答她,而是问:“你喜欢哪个国家?”

“???”乔以笙懵逼,“什么?”

陆闯说:“你喜欢哪个国家,我们就到哪个国家去领证。”

乔以笙:“……”

于是情况很明朗了:“你又没偷到户口本?”

陆闯拉长他的大黑脸:“不偷了,国外多的是地方可以让我们不用户口本也可以登记结婚。”

“而且陆家的户口本我也嫌恶心。”

乔以笙这会儿才瞄见他脖子后面又指甲抓伤的痕迹,登时抓过他的脑袋仔细查看:“你和你爸打起来了?”

“屁,我怎么可能允许弄伤我?”

“……”乔以笙想建议他回顾回顾,他之前怎么被陆家晟的鞭子抽得浑身是伤。

而刚想到鞭伤,乔以笙就发现他的左手手掌心里有一道鞭痕。

“你!”乔以笙转而抓起他的手。

陆闯嗤笑道:“第一天认识我,怎么还大惊小怪的?这点小打小闹,对你男人而言,跟挠痒痒没什么两样。”

他话尾音尚未完全落下,就猛地倒抽一口凉气——乔以笙两只手并用,狠狠地掐了掐他后颈的抓痕和手掌的鞭伤。

“又谋杀亲夫啊你乔圈圈!”陆闯咬牙切齿。

乔以笙冷眼斜睨:“不是说跟挠痒痒没什么两样?”

陆闯吐槽:“照你这么个掐法,能不疼?”

乔以笙呵呵哒:“怎么没疼死你!”

陆闯改变策略,眨眼间变成一副龇牙咧嘴的表情,将他刚被乔以笙丢开的手掌重新塞到乔以笙的面前:“乔圈圈,我受伤了,特别特别特别疼,需要你给我亲两口,才能痊愈。”

乔以笙:“……”

“亲不亲?”陆闯皱眉,流露出一丝分明跟圈圈学来的委屈神色,“乔圈圈,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乔以笙忍无可忍,推开他的脑袋:“别东施效颦了。赶紧开车回去,我要见正版的狗子撒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