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晟等人还因为女儿的死,几乎不提起伤心的往事。

还是后来陆闯为了全面了解陆家,手头有过一份陆家全部人的资料,看到了陆昉的姐姐叫陆妙菡,比陆昉大两岁,死因是绑匪撕票,据说死前遭到惨无人道的羞辱,死状特别惨。

陆闯一直认为,这是陆家之中,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讲清楚。”陆闯仍旧重复这三个字。

他看了看何润芝,又看了看陆昉,无论他们谁说,都可以。

陆昉则也看了看何润芝,大概是不忍心何润芝再因为讲述当年的事情而回忆起更多的细节,最终选择由他开口。

“我也是在我姐姐过世之后,才知道,我姐姐原来一直在暗中帮助你妈妈。”

“帮助什么?”

“帮你妈妈躲开那些去找你们的人。”

“……”陆闯应声愣了愣。

他确实记得小时候总搬家,每次搬家还都慌慌张张。

在后来被带回陆家之前,他并不知道是陆家晟在找他们,柳臻也没告诉他,很小的时候他不乐意一直搬家,柳臻才哄他说有坏蛋要抓他,所以必须躲开。

再长大些他自己模模糊糊地猜测过可能和他的亲生父亲有关系。因为柳臻的态度,他对自己亲生父亲也没好感,所以他没拿自己的猜测向柳臻求证过。

曾经回忆起儿时的往事,陆闯不是没奇怪过,为什么柳臻每次都能在陆家晟的人找来之前及时地换地方,与其说像是有预知能力,不如说是陆家晟身边有人暗中向柳臻通风报信。

但身处陆家的陆闯,一点儿看不出谁能有那份好心,帮忙了柳臻那么多年。

何况不过是他的猜测,也不值得上心,陆闯便只是奇怪过就算了。

现在陆昉告诉他,是陆妙菡,陆闯甚至在第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几秒钟过后,陆闯则在想,在陆妙菡身后,真正给柳臻通风报信的人,应该是何润芝吧。

通风报信的原因和何润芝对他的逃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因应该是一样的,不是为了帮柳臻,而是为了帮她自己。

陆闯下意识地望向何润芝。

掩面哭泣的何润芝端坐着,情绪看起来比方才稳定少许。她明白陆闯这道目光的意思,很是漠然地说:“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让妙菡跟柳臻通风报信。”

所以陆闯的猜测没错,果不其然,是何润芝。

“后来出什么事了?”陆闯问。既然说陆妙菡是因为柳臻而死,那么肯定是和通风报信这件事有关。

被勾起回忆的何润芝眼泪崩溃地流淌,心疼得直捶她自己的胸口:“妙菡……我的妙菡……都是妈妈的错……全是妈妈的错……妈妈对不起你……妈妈连死也不敢……死了也没脸下去见你……”

“妈,你别这样。”杭菀还是忍不住上前去安慰何润芝。

这一次陆昉没有阻止杭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