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昨晚和陆闯的交谈,乔以笙又对陆氏集团如今的情况有了个新的了解。

陆清儒在家养病、不问公司事务虽然将近十年,但只要他没死,就没人会去动摇他董事长的位置。

也因为陆清儒还没死,陆家的继承人没出来,陆家内部目前没有一个明确的掌权人,陆家的子孙在公司里各自负责好各自事情的同时又暗中你争我夺。

每个人凭借自己的本事在陆氏集团的地位和权力目前虽然有高低之分,但最终压在他们上面的仍旧是各位董事。

而董事们超过半数是跟着陆清儒一起拼过来的老人,真正能让他们心服口服的人只有陆清儒。

陆家晟和陆家坤等人能力不足也没关系,陆清儒之前专门引入了职业经理人。

家族企业引进职业经理人,似乎已成为一种必然,倒并不稀奇。

只是乔以笙以前没太详细地了解过陆氏集团的运转,现在从职业经理人这一点才算是明白,陆清儒病了以后陆氏集团至今大厦不倒,不仅仅是陆氏集团底子厚的缘故,陆清儒的安排也非常关键。

对此乔以笙其实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想想,一个老年痴呆的老人,都病入膏肓了,还掌控着一个企业的生死存亡,能不令人毛骨悚然?

陆闯要对抗的陆氏集团,并非陆家晟和陆家坤之流的陆氏集团,背后仍旧是陆清儒坐镇的陆氏集团。

所以陆清儒,远比她以为的要厉害很多。

乔以笙每次见他,他不是笑眯眯地唤她“佩佩”,就是神志不清地淌着口水,根本很难想象,他以前当董事长的时候,是个什么叱咤风云的样子。

勿怪陆闯这么多年都在养实力,没对陆氏集团轻举妄动。

“我忙,和我接自己的老婆下班,又不冲突。”陆闯轻嗤。

乔以笙严肃脸,不和他开玩笑:“说真的,你这次的动作既然比较大,还是专心点去干。”

陆闯张了张嘴,话没出口就又被乔以笙堵回去:“行了,知道你很厉害,一心两用也不在话下,可以完美地做到事业爱情两不耽误。但一家之主现在要求你谨慎、谨慎再谨慎。”

陆闯:“……”

乔以笙很满意自己令陆闯没话说的效果。

陆闯看起来也当作这是乐趣,斜勾唇角:“乔圈圈,我觉得有一句话是非常精准地能用来形容刚刚我们的情况。”

一般来讲,这种时候他要吐出的大概率不是象牙。乔以笙还是给了他讲出来的机会:“哪句话?”

陆闯:“我才撅个屁股,你就知道我要放什么屁。”

“……”乔以笙不想和他生活在一起了!他敢再粗俗点吗?!

陆闯无疑是故意的,在收尽她难以描述的表情之后,露出了得逞的神色。

坏透了-

莫立风的感冒来势汹汹,似乎有点厉害,乔以笙进办公室就听见他在咳嗽。

“师兄你吃药没?”她关心了一嘴。

莫立风抬手示意了他的药盒包装。

乔以笙说:“那你今天就别喝咖啡了吧。”

莫立风却摇摇头说:“要。”

“不行的吧?”乔以笙蹙眉,“喝咖啡会影响你的药效。而且人感冒的时候肠胃比较虚弱,咖啡因会给你的肠胃增加负担的。”

乔以笙的切身经验。以前在学校里赶图纸,撞上她感冒,她为了熬夜提神喝咖啡,结果病得更厉害,医生就是这样告诉她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