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画面,因为他的话,又开始在她脑海中回旋。乔以笙臊得不行:“我当时完全被生理本能操纵,失去了我自己的主观意识。无论遇到谁,我都会那样。”

陆闯敛了眼睑,讥诮道:“那你难道不应该庆幸,遇到的人是我?不是什么阿猫阿狗。”

她还真不认为应该“庆幸”,终归都是糟糕的情况,不能比烂。但乔以笙确实欠他一句:“……谢谢。”

“你说什么?”陆闯问,“没听清。”

乔以笙:“……”

“嗯?”陆闯似笑非笑,毫不掩饰他的故意。

乔以笙深切体会到了看不惯他又干不掉他的憋屈,提高了音量重复:“我说,今晚谢谢你。”

陆闯回得特别欠:“噢,不用谢,我应该做的。”

应该个鬼!乔以笙腹诽。

陆闯却还不放过她:“除了谢谢,你是不是还少我一个道歉?”

乔以笙一时没反应过来:“道什么歉?”一秒记住

陆闯斜挑唇,煞有介事地掏了掏耳朵:“我要走,你不让我走的时候,你怎么骂我的,要我一句句帮你回忆?”

乔以笙的耳朵唰地又红了:“我说了我不清醒。”

她当时太难受了,好不容易得到些缓解,他仓促地做到一半就断,她急得不行。

陆闯满副兴师问罪的口吻:“不清醒难道就不算骂了?”

到底是她的错,乔以笙遂他的愿:“对不起。”

然而陆闯说:“一句‘对不起’就完了?”

“否则你要怎样?”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乔以笙就预感,他多半打算趁火打劫。

陆闯还真没叫她失望,手指在方向盘轻轻叩两下,说:“先攒着,等我想到要怎样,再告诉你。”

乔以笙气笑了:“有你这样的吗?”

陆闯扯起嘴角的弧度:“我这算得上对你有救命之恩,被你强还挨你的骂,最后只拿你的一个条件,占便宜的是你。”

“……”乔以笙怎么瞧怎么觉得他像个无赖,赖上她了。

车子开进市区,乔以笙就让陆闯放她下车,她可以自己打车。

陆闯聋子似的充耳不闻,强行带她去了一家私人诊所。

“我二嫂介绍的。她朋友在这里工作。保密性很好。”

既然如此,乔以笙便没忸怩,在陆闯的安排下做了整套的检查。

其中自然包括妇科检查。

尴尬的是,医生误以为她和陆闯是男女朋友关系,发现她有轻微的撕裂,专门把陆闯喊进来劈头盖脸教育了一顿,批评他性子急不知轻重。

乔以笙崩溃得脑袋根本不敢抬起来,遑论帮陆闯解释。

陆闯却也没为他自己做任何辩白,医生说的话全部照单全收,并且不断道歉,最后还虚心询问之后的注意事项,仿佛真的扮演起了她男朋友的角色。

离开医院时,乔以笙的脸仍旧红得和煮熟的虾无异,甚至对陆闯有点生气:“你随便敷衍两句就可以了,没必要那么认真。”

陆闯将医生开的药扔进格子里:“你信不信如果我随便敷衍两句,现在我们还走不了?”

“或者你希望坦白告诉医生,虽然是我把你弄伤的,但是你太急切了造成的。我也不是你男朋友,不用和我讲这些?”陆闯的黑眸狭起,表情和语气都特别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