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同的位置,相同的创可贴。

郑洋的脑海中几乎是第一时间浮现曾经在乔以笙公寓小区的外面,隔着车窗看到的车里坐在陆闯身上的那个女人。

彼时他莫名觉得那个女人的轮廓有点熟悉,现在似乎也得到了解释。

乔以笙转回头来时,郑洋迅速收敛内心刹那间的震动外现在脸上的神色,堆砌起平日的柔和笑容:“宝贝,你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

乔以笙只是觉得他的表情略显僵硬,并未意识到其他。闻言她没掩饰自己的不满:“影响不太好。别的同事如果有家属来找,一般也不进来办公室里。你之前来接我,不也都在外面等的?”

“就是因为每次都在外面等,和你的很多同事没打过招呼,我今天才进去送奶茶的。也想着给你一个惊喜。”解释完,郑洋认错态度良好,“是我考虑不周,保证不会有下次了。”

乔以笙不再多言。

等郑洋送她去和欧鸥碰到面,乔以笙才有了个能吐苦水的对象,一箩筐地将自己的憋屈往外倒。

她的重点是郑洋对她展开的捉奸行动,欧鸥的重点则落在她轻描淡写带过去的一句话:“你又和陆闯一起了?”

“最后一次了。以后不会了。”乔以笙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多聊。

接下来两天,欧鸥应她的要求每晚和她一起住,毕竟乔以笙要在郑洋面前圆谎。

大概因为有欧鸥,乔以笙没再发现郑洋的跟踪,甚至郑洋没继续到事务所接她下班。

当然,乔以笙找欧鸥过来另有一个目的,便是防陆闯。

不知是她的手段起了效果,还是陆闯信守承诺,终归陆闯没再擅闯民宅骚扰她。

直至迎来周六,陆闯订婚。

周六傍晚,郑洋来接乔以笙。

乔以笙坐进副驾,瞥一眼空空如也的后座:“为什么没看见阿哲?”

“他今天坐陈老三的车。”

“怎么坐陈老三的车?”

“听你的语气好像阿哲不能坐陈老三的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