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固然有你和周固还交往不够深入的缘故,但你的第一反应是退缩,就不太对劲了噢。你都知道那位罗小姐所说的不一定全是真话,却因为怕麻烦,轻易就嫌烦了,这不免让我怀疑,你到底喜不喜欢周固。”

“……”又被质疑“喜欢”,乔以笙也又噎住一下。

隔两秒,她回答:“刚刚你不也说过,出了社会,和在学校里谈恋爱,就不一样了。我不如以前小女生心理了,很正常不是吗?抛开罗小姐的事情不谈,难道你不认为,周固是个非常不错的对象?”

欧鸥认同:“嗯,是,周固是个非常不错的对象。这就是我说的有经验的成熟男人的好处,你只需要毫不费力地享受其他女人在他身上调教过的成果。总比自己调教了最后便宜给其他女人来得好。但是——”

话锋一转,欧鸥把挤了柠檬汁的生蚝送到乔以笙面前:“我的乖乖呀,现在的恋爱和校园的恋爱不一样,你长大了、你比过去成熟了,不代表你的冲动和不理智就消失了。”

“一开始听到罗小姐打给周固的那通电话时,你是不是连一瞬间的恼怒和受伤都没有?再怎样,你和他也正处于暧昧阶段,不是吗?”

“……”乔以笙再次被欧鸥问住了。而她脑海中回忆起的是,她最近一次的冲动、不理智、恼怒、受伤,似乎和陆闯有关。

乔以笙蹙眉,迅速结束话题:“还是赶紧吃东西吧,我嘴皮子一直落你下风。每次我都讲不过你。”

转日,乔以笙未再收到周固的花。

可乔以笙下班时,一走出事务所的大门,某辆眼熟的宝马停在上一次春节回家来接她时一样的位置,打了双闪灯。

驾驶座的车门随即打开,几天没见的周固下车,来到她面前:“可以接你下班吗?”m.

“你等多久了?”乔以笙瞧着他不像刚来的样子。

周固反问:“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假话是什么?”

“假话是:没多久,刚到。”

“真话呢?”

“真话是:也没多久,一个小时而已。”周固解释,“昨晚其实我就回来霖舟了,不过今天白天先去给我的私事收尾,到你快下班的时间过来的。”

乔以笙跟着他走向车子:“怎么不发消息或者打电话告诉我你在等我?”

“影响你工作就不好了。反正我也闲着,等就等。”周固一如既往绅士地为她拉开副驾的车门。

乔以笙正准备坐进去,发现椅座里放着一束向日葵。

她转头看周固。

周固笑:“别怀疑,送你的。”

乔以笙抱起花束:“为什么是向日葵?”

周固说:“之前三天的花,我都很明确要送你什么。今天我一直没想清楚。直到我走进花店,第一眼看到向日葵,就觉得,是它们了。和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你给我的感觉一样。”

乔以笙追问:“什么感觉?”

“美好的感觉。”周固注视她澄澈的双眸。

乔以笙唇角微弯:“谢谢。我很喜欢。”

上车后,周固帮忙把向日葵先放到两个椅座间的置物格,然后询问乔以笙:“手怎样了?”

“没事。复查结果很好。”乔以笙向他示意一下左手手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