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乔以笙手一抖,险些把盘子给摔了。

怎么可能?

乔以笙努力回忆照片中小男孩的模样,除了性别都是男,她找不出陆闯和他之间的任何相似之处。

“舅妈,不是吧,你应该认错了。”

“也许吧。”杜晚卿扶正被她弄歪的盘子,“我也不肯定。确实,都相隔这么多年了。算了,我就随便问问。走,我们吃饭去——你把酱碟拿上。”

“……来了。”一想到接下来要同时面对陆闯和周固,乔以笙就头疼。

她们一出到客厅,戴非与和周固一起迎上前。

前者给杜晚卿搭把手。

后者微微笑着朝乔以笙伸手。

乔以笙来不及反应,酱碟就被周固分担了去,她便也不再和周固抢来抢去。

于是一转头就撞上陆闯甩过来的凌厉脸色。m.

乔以笙继续无视,行至餐桌前。

“小陆,来吃饭了,尝尝我妈的手艺。”戴非与喊了陆闯。

陆闯要把圈圈先系在楼梯下。

杜晚卿开口让陆闯把圈圈一起带过来:“养这么漂亮一只狗啊?”

因为已经回到温暖的室内,此时的圈圈没再穿着大花袄,乔以笙欣慰它终于恢复帅气。

圈圈率先“汪汪”,仿佛在回应杜晚卿:“是啊是啊!我很漂亮!”

陆闯又变身人模狗样的有礼貌的青年:“嗯,杜阿姨。”

杜晚卿半弯腰仔细端详圈圈:“你这狗平时都吃什么?给它来点排骨要不要?”

圈圈好像听懂了有美食,尾巴摇得飞起:“汪!汪!”

陆闯却拍拍圈圈的脑袋:“谢谢杜阿姨,不过不用了,它肠胃不太好,也不懂得节制,我多数时候给它喂易消化的狗粮,昨天它刚吃过两块排骨,今天不能再给它吃了。”

圈圈嗷呜,尾巴和耳朵可怜兮兮地耷拉下去,眼神很委屈地看着陆闯,像在向陆闯争取最后的希望。

陆闯置若罔见:“我们吃我们的吧,让它自己玩。”

他塞了个骨头形状的玩具,让圈圈就乖乖地趴在他脚边。

乔以笙觉得自己感受到了圈圈的怨念。

但她也无能为力,帮不了圈圈,径自落座自己以往的位子里。

周固走过来,指着她身边的椅子:“这里没人吧小乔?”

“嗯,没人,你随便坐。”乔以笙低垂眼皮,佯装专注于往自己的酱碟里倒酱料,忽略坐在她斜对面的陆闯。

饺子是主食,除此之外杜晚卿还准备了拉皮拌鸡丝和红油猪耳朵两道凉菜,以及一道酥鲫鱼。

戴非与埋汰周固怎么大年初一来蹭饭。

周固说他在家里已经吃过一顿,但既然过来了,必须尝尝杜晚卿的手艺。

“那就多吃点。”杜晚卿上了餐桌也停不下来忙活,用公筷给他们四个人每人分配了一条酥鲫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