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乔以笙被烟呛得咳了咳。

陆闯斜斜勾起一侧嘴角,仗着身高的优势,俯睨的眼神大有居高临下的意味:“你觉得你有那么大的魅力,让我大受打击?让我因为你,引爆对他的嫉妒?”

乔以笙的心尖整个发颤。好,很好,陈老三和郑洋轮番羞辱完她之后,现在陆闯也来羞辱她了!

因为咳嗽,她暂时抽不出声儿回嘴,瞪着眼恶狠狠打开陆闯的手。

陆闯将烟叼进嘴里,抖了一抖,继而看回郑洋:“你对你自己的眼光是不是太有自信了?你看上的女人是天仙、是绝品?就这?我还嫉妒?”

他玩世不恭的脸上尽是不屑的神情:“我承认我当年确实有过短暂的兴趣,但我有过兴趣的女人,又不是只有这一个。只不过刚好这一个,当时你在追求罢了。我随便发现的许愿沙,你紧张得以为我要跟你抢,我还觉得挺好笑的。”

郑洋额角的青筋浮起,显然被陆闯激怒了,仿佛几分钟前扬言不会再受到刺激的人不是他。

陆闯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更加跟看跳梁小丑一般,他从嘴里抽出烟,食指点在烟身上,随地抖落烟灰:“你都知道我烂,还同意我占股你的游戏公司,那就别怪其他人因为我这个烂人,觉得你的公司也烂。我烂得都上新闻了,发现我这个烂人都不占股你的游戏公司了,那不就等于你的公司更烂?”

“你要认为你的投资商撤资是我的责任,从这层逻辑来讲也不是不可以。但说我有预谋地搞垮你的公司,那就是在侮辱我了。我是多闲,才浪费时间在你的公司?”

“噢,对了,”陆闯似忽然记起什么,瞥了瞥乔以笙,对郑洋话锋一转,“不过浪费点时间在打电话让你听听我怎么搞她的,确实挺有趣。”

乔以笙瞬间挣脱郑洋,成功把耳光送到陆闯的脸上,即刻甩头走人。m.

跨出混池所在的房间门时,正见已经换回日常衣服的聂婧溪和杨芊儿、方袖三人走过来。

但她们的表情一点也不意外她从房间里出来,估计是已经从会所服务员等人的渠道得知了她被郑洋一起带进去的事情。

果不其然,杨芊儿最耐不住性子,快速冲到乔以笙面前:“听说里面只剩四个人?你们在里面干什么?”

方袖拉回杨芊儿,换聂婧溪盯着乔以笙泛红的眼圈关心:“乔小姐,你这是……”

乔以笙抓紧手里的包:“……我和我前男友吵架。没事。谢谢聂小姐。”

越过三人,乔以笙加快脚步往外走。

她没想到薛素还在,等在了会所的大堂里。

“薛工,抱歉。”乔以笙低头弯腰道歉。

薛素也没过问她的私事:“现在是不是可以走了?”

“可以的薛工。”乔以笙的头根本抬不起来。一方面因为不好意思,另一方面也是遮掩她的情绪。

她们方才和聂婧溪的交谈结束时,其实已经差不多到她们下班的时间,不用再回事务所,所以薛素完全没必要等乔以笙。

薛素原本也没想等乔以笙,但薛素认得拽走乔以笙的是郑洋,所以决定等一会儿,看看情况。

也多亏薛素等她了,否则乔以笙来的时候是坐薛素的车,现在如果剩她一个人,她还不知道该怎么回去。

一进入市区的范围,乔以笙便让薛素将她放在公交车站,和薛素道别:“谢谢你薛工。麻烦你了薛工。”

薛素是愿意送乔以笙到家为止的,但乔以笙坚持如此,薛素也不勉强,临走前叮嘱:“注意安全,早点回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