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和杜晚卿讲了几句话,乔以笙才慢吞吞地上车。

戴非与在一旁破坏她们的煽情:“也亏得是小陆就在霖舟,这订个婚你就这样,如果是远嫁,岂不更得哭死?”

既然非要兄妹之间相互伤害,乔以笙便也不客气了,隔着车窗埋汰戴非与:“表哥不加把劲?身为表妹的我可是都比你早订婚啊。”

“……”戴非与轰人了,“赶紧走赶紧,小陆你赶紧带走你老婆。”

乔以笙:“……”

杜晚卿笑了笑。

陆闯也乐乐呵呵的,乐乐呵呵地道别:“舅妈,表哥,过两天再见。”

乔以笙挥挥手:“舅妈快进去吧,外面晒。”

杜晚卿点点头。

实际上在陆闯启动车子驶离时,乔以笙还是能从后视镜里看到杜晚卿和戴非与站在巷子口目送他们。

待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视野范围内,乔以笙收回目光,就见陆闯朝她面前递过来纸巾。

“订个婚就像要和你舅妈生离死别,以后我们结婚的时候你该怎么办?”陆闯打趣。

乔以笙挥手推开纸巾。她并不需要。

陆闯转而将他的手机递给她:“看看鉴定结果。”

话题更换得突然。

无疑,陆闯是故意的。

乔以笙接过手机,滑动屏幕。

报告一共有四份,两份聂婧溪和宋红女的,两份聂婧溪和陆清儒的。

聂婧溪和陆清儒的两份,均显示不存在亲缘关系。

而聂婧溪和宋红女的两份,一份显示存在亲缘关系,一份显示不存在亲缘关系。

乔以笙颦眉:“这是……”

陆闯解释:“上一回给你和聂季朗做鉴定时,你不是有过质疑?我认为也确实有必要谨慎一些,所以这一回直接就做了两套。”

“我爷爷的样本我本来就取了两种不同的。宋红女的样本我让二嫂也取了一样,加上你取的就是两样。聂婧溪的样本,我虽然也只是让二嫂取一样,但我找的鉴定机构和之前是同一家,机构里保存有聂婧溪之前的DNA数据记录。”

乔以笙听完之后,意识到一件比鉴定结果更重要的事情:“现在宋红女和聂婧溪的两份报告显示两种不同的结果,不就代表样本有问题?”

“是,样本有问题。”陆闯快速瞥一眼乔以笙,眸子里透着精光,“你再仔细看一看宋红女和聂婧溪的两份报告里的具体数值。”

刚刚为了方便,乔以笙确实直接看鉴定结果。现在重新翻回前面,发现鉴定机构在报告里其实标注了,聂婧溪的两种样本数据是不同的。

也就是,聂婧溪上一次的样本,和这一次的样本,DNA不一样。

比起上一次样本出错的概率,明显是这一次的样本出错的概率更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