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以笙这些天来积压的憋屈和委屈因为他这句话心情dow

到极致:“对!我就是不想和你结婚!我凭什么要和你结婚!假的我也不愿意!”

连个求婚都没有!她才不要委屈她自己!才不要稀里糊涂!才不要被他骗走订婚和结婚!乔以笙滚着眼泪掰掉陆闯的手。

陆闯要重新捏上来时,乔以笙直接抓着他的手,往虎口处咬去。

果然是有效的,虎口处的皮肉不比他手上的其他皮肉糙,陆闯本能地因为疼而松开并缩回去。

乔以笙气得要下车。

奈何车门被他锁得死死的。

而陆闯也快速倾过身来箍住她的腰。

乔以笙正和他“殊死搏斗”间,车窗倏地被叩了叩。

一凝睛,只见叩车窗的人身上穿的是交警的服装。

隔着车窗和交警面面相觑的乔以笙:“……”

因为乔以笙和陆闯均没反应,交警又叩了叩车门。

陆闯终于松开乔以笙,降下副驾的车窗。

交警朝车里扫视了几眼:“你们把车停在这里干什么?”

问话的是女交警,后边还站着个男交警。

男交警也往里探头,显得比女交警八卦许多,语气意味深长得很:“干什么能把车子震得那么厉害……”

乔以笙:“……”

“公职人员的嘴巴这么不干净的?”陆闯冷着脸,“我哄我女朋友不行?”

“你什么态度?”男交警被陆闯怼得暴怒。

女交警拦下男交警:“你确实该注意言辞。”

随即交警转回来看陆闯:“但你们也不能违章停车。”

虽然乔以笙现在也正不爽,但她担心同样正不爽的陆闯再对两位交警出言不逊而导致更糟糕的结果,所以先一步开口向交警道歉:“对不起,我们错了。我们接受处罚。”

反正司机是陆闯,被处罚的人也是陆闯。

女交警要求陆闯出示驾照。

估计因为陆闯摆臭脸神情不对加之方才两人的架势像在打架,女交警又要求陆闯做酒精检测。

确认陆闯各方面都没问题,才放过他们。

不过临走前,女交警小声提醒乔以笙:“有什么事记得报警。”

“……”乔以笙怀疑女交警也认为陆闯凶起来的时候看起来像家暴男,她点头,“嗯,谢谢,我会的。”

陆闯启动车子后,乔以笙冷笑:“知道刚刚女交警跟我说什么吗?”

陆闯说:“女交警告诉你别惹自己男朋友生气,否则他要在床上家暴你。”

如果不是因为他正在开车,乔以笙保证自己一定抡起包砸死他!

“??!!”她究竟是谈了个什么鬼样子的男朋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