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紧张不安,和他的真诚热切一样,肉眼可见地写在他的脸上、写在他的举手投足间。

同时他的眼神又是专注而充满期待的,期待着她的回答。

乔以笙明明是想笑的,可仍旧止不住眼睛里的水汽。

于是眼泪有多汹涌,她便笑得有多灿烂。

在又哭又笑之中,乔以笙重新舒展开自己的手指:“陆闯,是很美,但不是梦。”

“我愿意,陆闯。”

“我愿意嫁给你。”

“我愿意和你结婚。”

即便抑制不住喉咙的哽咽,乔以笙也竭尽全力将每个字讲清楚,让他听得清晰。

陆闯的手细微地颤抖。

在颤抖中,他终于成功将戒指整个完整地戴进她的右手无名指上。首发网址m.9biquge。com

戴完之后陆闯仍旧跪着,双手握紧她的右手,他的嘴唇轻轻吻上去,吻在戒指上,也吻在她的手指上。

旋即陆闯低垂头颅,额头贴在她的手背上,浑身泄尽了力气似的:“谢谢你……乔圈圈……谢谢……”

乔以笙上前一步,拉近两人之间最后的那点距离,抱住他,不仅学了他以前对圈圈的评价,也学尽他的语气:“傻狗……”

陆闯:“……”

他最终没有反驳乔以笙,手臂静静地环到乔以笙的腰上,紧紧地搂住。

乔以笙抓了抓他的头发:“还不站起来?想跪到天亮?膝盖不疼?”

这会儿陆闯突然变娇气起来,吐槽道:“怎么不疼?硌死我了,上面还有刺吧?都扎进我裤子里去了。”

乔以笙吸了吸鼻子:“那也是你自己整来的玫瑰花。你要继续用你的油菜花,也不至于这样。”

陆闯拍拍他裤子上的灰,有点得意:“果然你最喜欢还是油菜花。”

语气听起来俨然在说“山猪吃不来细糠”。

乔以笙怎么可能不怼回去:“你觉得你这提供的就是细糠了?”

陆闯不服气,大手一挥,示意半空中还在接连不断绽放的焰火:“不够浪漫吗?”

现在焰火的字,根据陆闯的求婚成功,变成了爱心形状的图案。

乔以笙还是评价:“土,就是土。”

陆闯为自己辩解:“本来我对求婚的构想不是这样的。但没办法,马上要订婚了。远水救不了近火。只能临时搞个备用方案。”

乔以笙好奇:“你原先对求婚的构想是怎样?”

陆闯跟她卖关子:“留着以后再给你惊喜。”

嘁,还跟她玩神秘呢。乔以笙扯过他的衣服,擦干净她脸上的眼泪,重新望向夜空:“还不停?你究竟准备了多少焰火?”

“不知道多少。能买的都买来了。”陆闯搂住她的肩膀,和和她一起欣赏,“带字的是加急订做的,其他全是到处搜罗的。”

乔以笙这时注意到上空有好几架无人机,顿时神经绷起:“怎么回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