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虽然霖舟大学就在市区里,距离乔以笙平常的活动范围仅30分钟的地铁,但去年七月毕业以来,乔以笙一次没回去过。

欧鸥工作后也差不多,之前三年偶尔回霖舟大学的几次皆是因为和乔以笙有约。

明明学校的变化并不大,两人都跟第一次来、瞧稀罕似的,到处走走逛逛拍照片。

不知不觉间还是将时间消磨到了十一点,她们才去明礼堂签到,然后带着志愿者给他们的纪念品和矿泉水,从后门悄悄溜进后方空余的座位里。

落座时不小心碰到左手边一位男士的矿泉水,乔以笙道歉。

对方盯着她的脸,微微怔愣。

见状乔以笙狐疑:“怎么了先生?”

男人和她差不多年纪,深色的棉衣外套和深色的裤子有些旧,他摇摇头,压低了他的鸭舌帽帽檐,还用两条腿搬着挪开了他的右脚脚,像要躲她远点。

由于最近刚经历过疑似被跟踪和被邻居偷贴身衣物事件,乔以笙不免多留个心眼,通过手机默默和欧鸥交流。

坐在她右手边的欧鸥不动声色地看一眼鸭舌帽男人,回复乔以笙:【他一直低着脑袋,我瞧不清楚脸,没办法确定我认不认识。如果你觉得古怪,我们就换两个位置】

还有其他校友和她们俩一样,姗姗来迟,这点功夫间,欧鸥那边的空位也被人坐满了,倘若要换座位,就得先借过大半排的人,才能去到其他排。m.

乔以笙不想给人添麻烦:【算了,既然能进来,肯定都是校友。现在大庭广众的,也不会有事】

注意力回到前方,台上的老师正好在说,接下来的发言人是陆氏集团的代表。

陆氏集团多年来一直和霖舟大学建立深度的合作关系,给予霖舟大学的人才培养和科研基地予以极大的支持,每年霖舟大学的校庆邀请的重要嘉宾里,总有陆氏集团的一席之位。

往年的代表都是陆家晟。

今年的代表却是陆闯。

乔以笙记起昨天晚上在陆清儒的别墅里见到陆家晟对陆闯恨铁不成钢的态度。看来陆家晟还没放弃这个儿子。

陆闯之前的负面新闻对霖舟大学的声誉造成的影响大家估计还记得,所以报出陆闯的名字后,有一小阵的窃窃私语交头接耳。

欧鸥也没忍住凑着脑袋和乔以笙感叹:“人啊,都是命,投个好胎太重要了。羡慕不来。”

陆闯却没有马上上台。

耽误了约莫两分钟,人模狗样的陆闯才出现在大家面前,向大家道歉:“不好意思,不小心睡着了。一回到学校就回到从前上学的感觉,各位讲师、教授的课堂都特别催眠、特别好睡。”

乔以笙:“……”她相信陆闯不是在开玩笑,他确实睡着了。

所以她都能想象前面各位校领导的脸色该是怎样的。

现场可是有媒体的。

“人才。”欧鸥压着笑,“也只有他敢讲实话了。”

乔以笙扶额:“你怎么好像还夸上他了?”

接下去陆闯堂而皇之地拿出稿子,照着读还磕磕巴巴的,夹杂着断错句和念错音,完美诠释了丢人现眼。

原本昏昏欲睡的明礼堂反倒因为大家看笑话的心理活络了许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