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欧鸥从厕所回来,就看到乔以笙在面包房外面傻愣愣站着。

“乖乖,你这么一风姿绰约的大美人这样站在这里,我要怀疑你正钓鱼。”欧鸥笑嘻嘻拿过一杯她手里拎着的奶茶,“快让我帮你证明一下,你不是在等你的男朋友,只是闺蜜而已。”

乔以笙回神,反应慢一拍地:“……噢。”

“噢什么噢?你究竟听见我说的是什么没?”欧鸥探究,“怎么了?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没什么,我在想工作的时候,不小心想得太入迷了。”乔以笙抽出吸管,扎开她的那杯奶茶,喝了两口。

口味还和以前一样,甜得发齁。

但也没能压下乔以笙脑海中盘旋的,方才那位瘸腿的男生向她道歉的那番话。

下午是各大院系的自主安排。

乔以笙和欧鸥去到建筑系的教学大楼,见到了更多认识的同学和学长学姐们。

大多数参加校友会的,不是霖舟及周边几座城市的人,就是在毕业后留在霖舟及周边几座城市工作。且其中大部分是从事对口专业的。毕业后不干建筑的,除非混得非常有出息,很少有像欧鸥这样底气足敢来的。

当然,欧鸥的底气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即便乔以笙在建筑事务所工作,也因为工作上目前没太大建树,而感到心虚。乔以笙面对的还是本科生和研究生的两批同学。一秒记住

在此之前乔以笙先主动去打招呼的是辅导员和老师。

她在霖舟大学呆了八年,建筑系算她三分之一个家,其中的老师几乎全是从本科到研究生都给她上过课的,和乔以笙很熟。

最后乔以笙揣着类似近乡情怯的心理,到她导师的办公室。

她的导师黄教授,是霖舟大学建筑系年纪最长、资历最深的一位教师,她从本科生到研究生都由黄教授带。

原本黄教授是不带本科生的,乔以笙是他们那一届的例外,并且把保送研究生的名额给了乔以笙。

说起来乔以笙和朱曼莉的仇怨还得算上这一件。朱曼莉认为是乔以笙走后门抢走了她的保研资格,曾向校方检举过。

黄教授一生德高望重,第一次遭人诬蔑与学生有染。乔以笙气坏了。幸好校方查证得很及时,没有对黄教授的清誉造成影响。

而乔以笙也是黄教授带的最后一位研究生。今年黄教授带完手里剩余的两位博士,就要退休了。

乔以笙进去办公室时,黄教授正在和他从前的一位学生视频通话,乔以笙就坐在旁边等着。

听声音还挺年轻的,声音也很好听,板正中带一丝清冷,乔以笙无聊地想,应该属于欧鸥形容的那种,能让人耳朵怀孕的低音炮。

五分钟后,黄教授结束视频电话,乔以笙又和黄教授叙旧了约莫一个小时,才回去和欧鸥会合。

类似早上明礼堂的讲话,建筑系也有一样的环节,由建筑系的老师向大家展示建筑系的历史和近年来建筑系取得的优秀成果。

欧鸥在她身边给乔以笙留了位置,乔以笙一坐下欧鸥就跟她告状:“幸好你刚才没在场,否则多你一个心梗的。”

她朝前排座位的方向努努嘴:“你不知道朱曼莉有多趾高气昂。从前明明灰溜溜地毕业,现在就因为搭上了陆氏集团,整个人跟荣归故里似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