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他欲言又止的样子。

乔以笙不喜欢他一上来就这样开场:“我和陆闯什么关系也没有,你不用再认为我能帮到你什么。”

“不是,你别误会。我的公司已经没了,我一会儿也要走了,没有什么需要再闯子帮忙的。”

郑洋的心平气和,显得乔以笙刚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郑洋倒是表现得很理解她的反应:“对不起,之前是我sao扰你。今天我不请自来要很抱歉。本来想打电话先联系你的,但你拉黑我了。我只能去你的工作单位找你。又很不巧,你们公司全都过来这边开年会了。我又只能找过来,在外面等你。”

乔以笙淡淡“嗯”一声。

郑洋微微笑:“提闯子,主要是,他在我和你过去的那段感情里,绕不开。”

“没什么好绕不开的。”乔以笙接过服务生给她送来的温开水,“他只不过曾经短暂地对我有过兴趣?”

这是之前郑洋和陆闯在温泉会所彻底闹翻时,陆闯当着他们面给出的狡辩之词。

郑洋对她和陆闯的关系停留在那儿,乔以笙也坚持就到那为止。

郑洋却说:“其实我觉得不止是那样。”m.

“为什么?”明明已经知道陆闯确实不止那样,但乔以笙还是下意识握紧水杯。

有点紧张,同时某一股疑似期待的情绪再次涌现。

她觉得今天可能比较确定是期待,也好像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期待从郑洋口中,获知更多的,陆闯喜欢她的证明,她等于拥有拥有更多羞辱陆闯的素材。

“一种直觉。”郑洋斟酌着道,“因为许愿沙,我才确定他对你另有心思的。但在那之前,我就隐隐感觉到,闯子对待你是特别的。我还曾经怀疑过,闯子是不是早就认识你。”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男生私底下的话题少不了女人。当时还在上学,更多聊的是学校里的女生。聊的尺度也比较大。”

“你很出众,我们新生入学没多久,很多男生都知道建筑系有你这么个女生。后来你参加校园风采大赛,更多人注意到你。有一次陈老三他们就聊到你。”

“我记得很清楚,闯子那时候不太高兴,骂陈老三每次只会聊女人,又说陈老三要聊能不能聊点精品,嫌弃学校里的女生太青涩,不如校外的女人。所以才开了个头,就被闯子打断,陈老三没再点评你。”

“陈老三他们不觉得异样,我却更敏感,认为闯子是因为你要被陈老三他们评头论足开簧腔,有意制止的。否则平时他几乎不搭理陈老三他们讲什么话的。”

话至此,郑洋神情微恙的轻顿两秒,笑了笑:“校友群里,他们讨论我的内容,其实不算错。从一开始,我就不是单纯地去结交闯子和陈老三这些朋友。”

“当初我还没和他们像后来那样好,有意和他们关系更深入些,闯子在一群人看似最游离散漫,陈老三仿佛是拿主意的那个,实际上主心骨是闯子。所以我对闯子更上心些。敏感也是由此而来。”

“……”乔以笙不发表任何想法,她暂时也没什么想法。

如果前提不是已经知道陆闯是喜欢她的,陆闯的行为确实和她扯不上关系,甚至让人觉得郑洋过度敏感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