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虽然之前春节在家,戴非与已经揶揄过她现在的私生活丰富许多,但现在亲耳听乔以笙蹦出“空窗期”“玩”“腻味”几个词,他只剩一句话要说:“怪不得你和你的那位大学同学能成为闺蜜。”

乔以笙正在懊恼自己明明想保住在戴非与面前的形象却不知怎的还是没控制住回了那样一句话,现在听到戴非与的反馈,乔以笙表情复杂:“怎么感觉你把我和欧鸥都内涵了?”

戴非与笑:“知道你们都是好姑娘。”

隔着落地窗的客厅里,陆闯已经切完水果端在茶几桌上了。

进去前,戴非与又问乔以笙:“等会儿小陆是不是也跟我们一起吃晚饭?”

他真正要告诉她的是接下来的一句:“我不知道你现在和小陆在一起,所以我喊了周瑜。”

让戴非与失望了,乔以笙并不惊慌:“没关系,陆闯不和我们一起。”

另外乔以笙也告诉戴非与:“……因为某些原因,欧鸥和周瑜暂时都不清楚我和陆闯的关系。”

“要我也别在他们面前泄露的意思?”戴非与瞬间拿狐疑的眼光打量她,“怎么感觉你和小陆这恋爱谈得,好像神神秘秘的?”

因为根本就不是正儿八经地谈恋爱啊……乔以笙背过身拉开落地窗往里走:“先吃点水果。”

戴非与立即笑着对陆闯说:“辛苦你了小陆,以笙如果欺负你了,你可以跟我告状。”一秒记住

乔以笙气呼呼回头瞪戴非与:“你胳膊肘往外拐。”

戴非与给了她额头一记爆栗,转回去继续对陆闯说:“你上回在我们家里,也看到我妈多宠着我这个表妹了,比起我这个儿子,我表妹才更像我妈亲生的。”

陆闯嘴角微勾着点头:“嗯,看到了。”

“知道我今天来霖舟干什么吗?”戴非与又问,但没有等陆闯回答,他便说,“来教训我表妹的前男友。”

陆闯的神情无丝毫意外:“猜到了。”

另一层隐藏信息是,陆闯知道她和郑洋在舆论中心的事情——乔以笙同样不意外。

她只是在想,如果戴非与不在,陆闯会主动和她提起吗?又会怎样提起?

当然,现在更重要的是,戴非与正在向陆闯传递的意思,毋庸置疑在警告陆闯,如果陆闯对她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他也会来教训陆闯。

感到温暖的同时,乔以笙也不厚道地感到好笑。实话讲戴非与的警告毫无威慑力,至少得让陆闯亲眼见识见识他打架有多厉害吧——噢,原本戴非与是想揍郑洋的,但被她阻止了。

戴非与吃着陆闯切出来的橙子:“我对小陆你的印象其实挺好的。相信以笙的眼光,应该不会又千挑万选到一个垃圾。”

乔以笙可不记得她最近有买过橙子,想来是陆闯今天过来时又往她冰箱里塞东西,妄图她继续给他当厨娘。

而且她觉得她用脚趾头能猜到,陆大少爷肯定不止买了橙子这一种水果,但四体不勤的陆大少爷不愿意丢人现眼,所以选择了最容易切的橙子。

即便如此,乔以笙也仍旧嫌弃他手艺不精,瞧那盘子里的汁水横流噢。

陆闯笑着问戴非与:“表哥这是已经教训过郑洋了?”

怎么还在继续喊表哥……乔以笙意见很大,朝陆闯挤兑眉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