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乔以笙立刻就想退出去,先带戴非与上其他地方。

然而迟一步……

陆闯的鞋子搁的位置委实随意,和他那个人的作风一样明目张胆又堂而皇之,戴非与已经看见了——

“你家里有其他人?”摁住门,戴非与一连四问,“你交新男朋友了?和新男朋友同居?是周瑜吗?”

“……不是。”乔以笙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转身将戴非与往外推,“表哥,你在外面等我一会儿,我先进去一趟再重新出来接你。”

看出她的不方便,戴非与从善如流,但放她进去前提醒:“等会儿重新出来你得给我交待清楚。我现在要管你管得严一点。”

乔以笙明白,他口中所谓的“管”,其实就是“保护”。

春节放假期间在贡安时,她自己也很后悔地对杜晚卿说过,希望杜晚卿像以前一样继续管她,管得越严厉越好。

“行行行,我知道了,会交待的。”乔以笙应承。

结果没等她关门进去,陆闯的质问传来:“乔以笙,我怎么听到男人的声音?我不过几天没出现,你又背着我偷偷搞男人?还把人带回家来了?被我抓了个现形吧你!”

通过敞开的门,门外的戴非与和刚走来玄关的陆闯,隔着中间一个比他们俩个子矮并起不到遮挡作用的乔以笙,打上照面。m.

……陆闯还光着上半身,仅腰间系一条浴巾。

“……”乔以笙的第一反应竟然感到庆幸,庆幸这家伙今天好歹系了一条浴巾,而不是又变态地什么都没穿……

不过他这形象和他刚刚的话,也足够让她无法再对戴非与狡辩了。

十分钟后。

戴非与和穿好衣服的陆闯面对面而坐,乔以笙把倒好的水隔戴非与面前。

戴非与俨然大家长的长辈作风,完全没有了先前在贡安时对陆闯的友好和善,问:“你现在和我表妹是什么关系?”

乔以笙很怕陆闯直白坦诚地蹦出“床伴”两个字,想要抢话。

结果陆闯已经快速回答道:“在和她谈恋爱。”

“……”乔以笙的心脏怦地加快跳动了一下。

她盯着陆闯。

陆闯和之前在贡安时对待戴非与是一样的礼貌,似乎重新戴上了他社会主义优秀青年的假面具。

而他的表情非常认真,非常认真地吐出上一秒的“谈恋爱”三个字。

可乔以笙的理智没有忘记,他清楚地告诉过她,他不能当她的男朋友。

戴非与质疑陆闯:“可你刚刚对我表妹讲话的态度明明很差,讲的内容也也非常不好听。”

乔以笙:“……”

表哥的耳朵那么好使做什么……以前他躲在楼上房间里打游戏,舅妈喊他吃饭,他总跟聋了似的。

毕竟她也不想在戴非与面前承认自己如今的私生活比较开放,乔以笙这回成功抢先接过话茬:“我们平时私底下讲话方式是这样的。他这人就是怎么嘴欠怎么来,讨厌得要命。”

陆闯明显对她的回答有意见,黑漆漆的眼珠子转向她。

“小陆你做什么工作?”戴非与开始学家长们的那种查户口方式追问,语气比先前稍微好一些。

乔以笙迅速再抢答:“他富二代,管理他家里的一个房地产公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