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别说乔以笙并没有这样想,即便这样想了,她也不可能承认。

没等乔以笙回应,聂婧溪继续道:“我的意思并非在说乔小姐你是八卦的人。而是乔小姐你在负责我奶奶的旧房改建,你了解这些信息是应该的。即便乔小姐你不好奇,我认为也有必要告诉你。”

既然如此,乔以笙自然洗耳恭听:“嗯,聂小姐你说。”

“我之前说过,虽然婚约是家里安排的,但我之所以接受,并非完全为了遵从家里人的想法(第073章)。”聂婧溪停在二楼的落地窗前,望向窗外一楼的草坪。

草坪里,陆闯坐在陆清儒身旁的椅子,手中不断扔着飞盘,每次的角度和高度都不一样,像专门刁难圈圈,甚至假装扔出去了,戏弄得圈圈做好了冲出去的准备又眼巴巴地跑回来。

“陆爷爷在状态清醒时没有指定特定的继承人,陆家的人必须各凭本事。我手里有陆氏集团的一笔股份,分量不小。我嫁给谁,对于他们来讲,很重要,关乎哪一家人的胜算更大。”

“所以陆家每个人对我的关照,都是不单纯的。”聂婧溪稍加一顿,视线精准地落在陆闯的背影,“只有我的未婚夫,对我不屑一顾。送上门的股份他都不在意。”

继而聂婧溪的视线收回来:“方袖和芊儿质疑过,我未婚夫或许是在以这种方式显出他的独特,引起我对他的关注。可我很清楚,他不是。他是真的对我没兴趣。”

“……”乔以笙没吭声。

聂婧溪与她继续朝一楼迈步:“他对我没兴趣,反而激发了我对他的兴趣。他的一些事迹我都听说了,可我希望通过我自己的相处来了解他究竟是个什么的人。至少目前,他让我生出一种想去征服他的欲望。那应该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家里指定的婚姻虽然在现在崇尚自由的社会环境里似乎留下了糟粕的刻板印象,但我或许受我奶奶和我爷爷的影响,一直认为先婚后爱的浪漫不亚于自由恋爱。”一秒记住

话至此,聂婧溪记起来讲清楚:“之前乔小姐不是问过我,我奶奶和陆爷爷当年为什么没在一起?原因不新鲜,就是那时候陆爷爷的爸爸生意失败,家庭经济状况出现问题,落后我奶奶家太多。”

“我奶奶的爸爸不允许我奶奶再和陆爷爷来往。陆爷爷为了不耽误我奶奶,故意做了些过分的事情和我奶奶断绝了情谊。我奶奶遵从了家里人的安排,嫁给了我的爷爷。”

“虽然我奶奶和陆爷爷存在遗憾,但不代表我奶奶和我爷爷的婚姻不幸福。相反,我奶奶和我爷爷过得很好,后来我奶奶也爱上了我爷爷。”

“陆爷爷重新联系上我奶奶后,和聂家的来往,我爷爷是非常欢迎的。我爷爷和陆爷爷是两个很好的男人,因为都对我奶奶有感情而相互尊重对方,也成为很好的朋友。”

“所以聂家和陆家的婚约,我爷爷也是认可的。我爷爷愿意弥补陆爷爷的遗憾。”

“弥补遗憾的前提,是尊重我们的意愿。我父亲他们那一辈,才没有达成,婚约落到我这一辈。”

“陆爷爷的病情使得我当时考虑得比较仓促,可结果我是可以接受的。我和我的未婚夫以后会有感情的。我奶奶留给我的这套婚房,会有意义的。”

“……”乔以笙始终牢记自己的倾听者身份,不发表任何意见,只在此时聂婧溪话落之后,她说,“两个故事我都听明白了,谢谢聂小姐的分享。”

一个聂奶奶和陆爷爷的故事,一个聂婧溪和陆闯的故事。

从戏剧角度来讲,乔以笙认为,聂婧溪和陆闯的结合,会成就两代人最佳的结局。

两人也差不多来到了别墅门口。

聂婧溪止步:“乔小姐,慢走,路上小心。”

“麻烦聂小姐了,我们保持联系。”乔以笙微微颔首道别。

随即乔以笙目不斜视地离开别墅,很怕圈圈会再朝她奔过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