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茴香猪肉是吧?”杜晚卿笑,“调茴香馅确实有点小技巧,弄不好的话茴香会发黑,还会大量出水,不好包饺子。”

为了方便记要点,乔以笙将电话开为免提,让陆闯旁听着也动一动脑子,别把包饺子的事儿全丢给她。

杜晚卿教授得特别详细,从买材料开始就告诉她该如何挑选,然后重点落在如何调出翠绿又不出水的茴香,最后连煮饺子的技巧都跟乔以笙强调一遍。

乔以笙撇嘴:“早知道大年初一我应该大清早就起床,到厨房里帮你一起包饺子,我还能学一学。”

杜晚卿提出她今天在家里包一包,让戴非与拍视频记录下来,发给乔以笙。

乔以笙还是不想杜晚卿太麻烦:“不用的舅妈,没事,我自己慢慢琢磨。包不好就随便吃。”

最后一句乔以笙是看着陆闯说的,希望这人有点脸皮。

陆闯双手抱臂,给她一个轻挑眉尾的反应,欠极了。

“不麻烦的,春节之后我和你表哥也没吃过饺子了,我们包一包、吃一吃,顺便给你拍个视频。”杜晚卿笑,“你自己学会了也好,在霖舟又馋饺子了,可以马上吃到,不用再等回家来。以前就是因为你馋人家柳阿姨包的饺子,你妈妈学不会,我才帮你妈妈学到手的。”

乔以笙完全能想象自己的妈妈怎么个学不会法儿,妈妈最不擅长的就是做饭了,以前家里下厨房的人,更多时候也是爸爸。

当然爸爸的厨艺也一般般,所以乔以笙认为自己的厨艺一般般,太正常不过。工作这半年多来的锻炼,甚至让她自信她一般般的厨艺超过了爸爸妈妈的。m.

不过乔以笙没想到:“原来春节吃的,就是你一直提到的柳阿姨的饺子啊。”

“是啊。”杜晚卿说,“否则我们贡安这一带,没有用茴香包饺子的习惯。我第一次吃也挺稀罕的。加了茴香的饺子确实很鲜嫩多汁。霖舟的超市估计买不着茴香草吧?”

“我回头看看。”乔以笙也不太清楚。

如果不是杜晚卿跟她形容,她都不知道茴香草长什么样。

结束通话后乔以笙特地搜了搜茴香草的图片。

而她重返厨房仔细查看陆闯买来的食材时,些许怔忪,转头问斜斜倚在厨房门口的陆闯:“你知道我舅妈的饺子里加了茴香草?”

并且精准地买到了,一大束绿油油跟野草似的正扎在袋子里。

陆闯深不见底的漆黑眸底沾染晦暗不明的情绪,乔以笙眨眼的功夫又什么都瞧不见了,只看到他脸上挂着嗤之以鼻:“随便一吃就吃出来了。”

搁这儿装牛逼呢?乔以笙也不屑:“你要真厉害,怎么不见你自己做出来?”

她倒巴不得他自己能做,现在也犯不着来压榨她的劳动力。

乔以笙一件件地把食材从袋子里取出来。

陆闯的茴香草买对了,其他的材料则和舅妈讲的有些出入。

不过没什么大碍,反正今天也只是先练练手。

“杵着干什么?等着吃白食啊你?”乔以笙埋汰陆闯,取过围裙往身上套,“还不过来帮忙。”

陆大少爷倒是听话地过来了,两条手臂却突然分别绕过她的身体两侧,像要圈住她的腰。

以为他又发qi

g,乔以笙正要骂人,又发现陆闯只是抓住她围裙的带子,帮她系在腰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