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没有。”乔以笙否认,佯装不知道方才的套餐是陆闯的行为,也佯装不知道他对陆闯的挑衅行为,“你之前说想问他讨个道歉,讨到了没?”

周固笑一下:“算是讨到了。”

乔以笙心思转动。周固不了解陆闯对陆家的真正态度,那么在周固眼中,影响陆家的成功竞标,就是等于报复了陆闯。没错的。

“不过我也相应地丢了工作。”周固耸耸肩。

果然……乔以笙不禁蹙眉。

见状周固安抚:“我在做之前就猜到后果。”

乔以笙微抿一下唇:“值得吗?”

“爽到了,就是值得的。”周固看得很开的样子,“人不能活得太憋屈。你没有过,明知不会有好下场,却还是想为了一口气而去做的经历?”

有,当然有。巧的是,乔以笙最近一次这样的经历,也是面对陆闯的冲动行事。

只不过乔以笙有点意外周固也会如此:“这算是你的另一面?”

此前周固留给她的印象就是绅士又稳重的,做一件事之前应该清醒地权衡利弊,做出理智的选择。一秒记住

现在周固明知可能只是蚍蜉撼树,却宁愿丢掉工作,也要试图冲击陆闯。

“嗯。”周固点点头,“你也认识一下。”

乔以笙笑:“噢,好的,认识了。”

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让她感觉相处得很舒服啊。

“凉了吧?要不要换一杯?”周固伸手问她拿茶杯。

乔以笙递给他:“谢谢。”

温泉池里,欧鸥和戴非与也不知道在聊什么,似乎话一直没停。

周固将茶杯还她时,乔以笙小声嘀咕:“该不会过了今晚,我的闺蜜和我表哥就谈上了吧?”

“有可能。”周固循向望过去。

乔以笙趁着戴非与不在,正好向周固打听:“你知不知道我表哥高中有没有早恋?或者暗恋呢?”

“我没听说过。”周固想了想,“但我记得班上曾经有女生给非与送过早餐。”

“真的吗?”乔以笙燃起八卦之心,“然后呢?”

“他……”周固的表情有些复杂,“他拎着早餐到讲台上,问班上同学是谁的东西放错地方了。女生估计因为害羞没敢当众承认吧。他看没人应,就把早餐放到教室的失物招领处。”

“……”乔以笙的表情也跟着复杂。

周固替戴非与解释道:“你表哥他不是装傻或者故意,他那时候是真的以为谁把早餐放错座位了,没有意识到这是喜欢他的女生偷偷送他的。”

乔以笙扶额。所以现在的戴非与还是随着年龄和阅历成长了,没有高中时期迟钝,否则他之前也不可能眼尖地瞧出来她和陆闯其实认识。

盯着她无意识间晃动在水里的白皙的双脚,周固说:“罗拉怀的不是我的孩子,已经得到证实了。我还没正式告诉过你。”

话题转得猝不及防,乔以笙反应了一瞬,继而点头:“噢,好,我现在正式地知道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