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聂婧溪亲自打来的,不再是通过方袖传话,似以此表示对她的重视。

不外乎是约她见面。

约的还不是工作日,而是周末,似以此表示,即便没有甲方乙方的关系,她也想继续和她交朋友。

乔以笙没有立刻答应,告诉她得等等看明天的工作情况,也许周末要加班。

到了陆闯的公寓,乔以笙先去宠物店,确认了圈圈不在,她上楼。

公寓里保持着她上一回离开前的样子,字条好好地贴着。

一切说明了在此期间陆闯没有回来过。

乔以笙坐在摄像头前,蹙着眉和它两厢对视半晌,她又写了张字条,贴在原来那张字条的下方:【行,约定从今天起失效,以后别来纠缠我,也别管我见不见你未婚妻】

转日中午,乔以笙应承下聂婧溪的邀约。

周六下午,乔以笙前去赴约。

见面地点霖舟市艺术中心的展览馆,近三个月有位f国著名画家的专题特展,展出包括这位画家的30幅真迹和10幅同派系其他画家的作品及几件画家生前用过的物品。m.

乔以笙对画展是感兴趣的,但工作日没空,周末又人满为患,她和李芊芊预约不到。没想到今天托聂婧溪的福,成行了。

不仅成行,还包了场,除去她和聂婧溪,另有一位讲解员,没其他人。

前一个小时,乔以笙和聂婧溪在讲解员的介绍下按着画展的顺序从头参观到尾,讲解员离开后,两人又慢悠悠地从尾到头,自由参观。

交谈也是从自由参观开始的。

但聂婧溪始终只与乔以笙聊画,谈论起她在伦敦留学期间,游ou洲的行程里,曾经遗漏了这位画家的画展,能在霖舟弥补遗憾,可谓缘分。

乔以笙记得她后半年还要回伦敦继续读博:“即便没能再霖舟弥补遗憾,你读博期间也还是有机会。”

“是这样的,我原先有安排回去读博之后,把之前没去的地方也去了。”聂婧溪点头,继而话锋一转,“但既然现在先遇到了,应该抓住。否则难以预料后面我的计划会不会产生变故。”

“就像在今年之前,我没想到我很快会结婚,也没想到我的未婚夫,我正好喜欢。”

“……”乔以笙转头看聂婧溪。

聂婧溪盯着墙上的画,神情略微怅惘:“我未婚夫的女朋友怀孕了。他担心家里人对他女朋友不利吧,这几天带着他女朋友去了外地。我未来公公是想隐瞒我的,但陆家总有其他人来跟我通风报信。”

说实话,听闻朱曼莉怀孕的刹那间,乔以笙的眼皮猛一跳。

她的脑子里两个小人在打架。

一个小人猜测陆闯这是逃脱和聂婧溪结婚的新手段。

另一个小人质疑,陆闯是不是在骗她。

即便陆闯就是曾经的小马又如何?先不论小马是不是喜欢她,人是会变的,何况相隔二十多年。

而现在的陆闯喜欢她又如何?万一他就是喜欢她的同时也在喜欢其他人呢?万一他的喜欢确实很廉价,仅仅抱着玩玩的心态呢?万一这次他的失踪就是一再被她惹恼所以腻味了、懒得再在她面前演下去了呢?

他如果喜欢她的话,就不会只让她当床伴,不许诺她其他了……

“我现在不知道我该怎么办。”聂婧溪的视线从画移到乔以笙的脸上,“我又在怀疑我自己,是不是对他看走眼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