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即便不是全部,也一定包含了这方面的原因,否则他也不会想到让她考虑舅妈和表哥,必然是他自己有过类似的思维。

但陆闯没有正面承认:“如果这种想法,能让你放弃亲手报仇的念头,那你可以这样认为。”

乔以笙才不管他前半句的内容,她的耳朵只听得进最后半句。

“你就是怕连累我,”乔以笙两眼通红,踮起脚捧住他的脸,“你就是怕我有危险。”

电灯折射进他眸底的光线衬得他那双眼珠如黑曜石般。

陆闯低头迎见她的眼睛漾柔软的水波。他拉开她的手,按她在床边坐下,不让她继续站着:“那你就是愿意放弃亲手报仇。”

乔以笙则往前倾身,紧紧搂住他的腰,高高仰脸:“你没发现你的话前后矛盾?你一边让我放一百二十个心,向我传递你非常有自信非常有把握能毁掉陆家,一边却怕牵连我。你既然满口肯定能连我父母的仇一起帮我报了,不是应该什么都不怕吗?”

陆闯张了张嘴,不知似要反驳还是解释。

乔以笙权当他想狡辩,抢先道:“不是只有你怕,我也怕。怕你有危险,怕你孑然一身。”

她侧过头,将脸贴在他的腹间:“小马,不要再推开我。让我陪着你吧。我会保护好我自己的。我怎么忍心看你孤孤单单……”

安静须臾,陆闯只再一次问:“你要不要放弃亲手报仇?”m.

乔以笙以谈判的口吻反问:“你能不能不要再推开我?”

陆闯没回答。

比起不同意,乔以笙更倾向于,他现在可能无法立马做出决定,还需要仔细地考虑。

乔以笙便给他考虑的时间。因为她自己也没考虑清楚。

她只能承认,舅妈和表哥,确实令她原本坚定不移的念头产生动摇……

视线落向那个陈旧的纸箱,她询问:“你看过里面的东西没?”

在此时此刻姿势之下,陆闯难以对她遮掩他身体一瞬间的僵硬。

通过他的反应,乔以笙猜测:“……没有是吗?”

没有的话,从她和舅妈离开到她下楼来找他的这段时间里,他在干什么?会不会只是盯着这箱东西干坐着发呆?

“我先替你看?”乔以笙提出,仰头征询他的同意。

逆着头顶的光,陆闯的表情晦暗不明。

乔以笙当他的沉默为默许,尝试性走向纸箱。

陆闯并未制止她。

乔以笙确认他内心是矛盾的,感同身受他那种想看但不敢看的心理。

纸箱虽然是被戴非与的民宿用品压在最底下的,但在被压之下积了些陈年的灰上面。

箱子口原先也是贴了透明胶带封住的,可随着时间的久远和灰尘的侵袭,透明胶带自动脱离了纸箱,并没有粘住,撕都不用撕。

乔以笙打开纸箱,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锅碗瓢盘。

她转头看一眼陆闯。

陆闯的视线不在这边,悄无声息地走去窗边,打开了窗户,刚刚咔哒一声打开打火机,点燃他那根叼在嘴里已久的香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