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戴着工地的红色安全帽,看方向是刚从工地里出来。

乔以笙试图从年轻男人安全帽的颜色判断他的身份,同时莫名感觉他看上去略眼熟,似乎曾经在哪儿见过……?

“老焦!快点吧!先别忙了!你好意思让杜总等我们?”另一位负责人大声喊。

“来了来了!”中年男人朝这边挥手示意一下,又和年轻男人说了两句,然后收起图纸,一起加快脚步赶来商务车前。

“焦师傅,莫工。”小刘分别问候。

乔以笙这才恍然他就是海城那边派来的驻场代表,有点意外如此年轻,似乎比她大不了几岁——不过想想自己同样年轻。

她向对方伸出手:“你好,莫工,我是留白建筑事务所的驻场代表,乔以笙。”

对方闻声转头,摘下安全帽,天生自带冷淡的三白眼似覆着薄薄一层清霜,和他浑身透露出的利刃感一般没什么温度。

“你好,莫立风。”他回应得简略,亦伸手,很轻也很快地和她的手碰一下便收回,然后没和她多寒暄,径自与焦师傅等人上了车。

小刘狐疑:“乔工你下午还没和莫工相互认识?”

“没有。”面都没见上,相互认识?乔以笙憋屈,不明白这位莫工是不是和焦师傅一样,见她是女人,瞧不起她。m.

但也因为他的自我介绍,乔以笙又感觉他的名字和他的声音似曾相识。

乔以笙原本想问问他,但一上车就看见他正在用湿纸巾擦手,擦的还是刚刚和她握过的那只手,乔以笙蹙眉,话就给咽回喉咙里。

途中几位不同的负责人都相当熟络地聊着天,乔以笙从他们的聊天内容中大致搞清楚了他们分别是负责什么的,譬如焦师傅是工地的施工总包。

霖舟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到,来来去去都是差不多的一些人承包项目,所以几位从业多年的负责人以前早在其他项目中合作过,相互之间本就认识。

他们没人理会乔以笙,乔以笙显得格格不入。

不过莫立风也没参与他们的交谈,让乔以笙多少有点心理安慰,起码她不是车内唯一一位沉默的人。

设宴地点在距离工地半个小时车程的镇上。

没办法,工地周围太荒凉了,一路别说像样的饭馆,连居民也只有零零散散的几户。

杜徳友已经在镇上的饭馆里等着他们。

焦师傅等人和杜徳友亦是熟络的,一进门大家几乎全是喊他“老杜”,仅剩乔以笙和莫立风称呼杜徳友为“杜总”。

杜徳友倒是把乔以笙和莫立风单拎出来给其他人专门做了介绍。

焦师傅夸赞莫立风年轻有为:“前几天我就看他在工地边上蹲着,以为谁呢。早上知道是找他问图纸,我看他细皮嫩肉的,想砍人的心都有了,怎么来了个年纪这么小的,能有经验能懂个鸟?结果他还真挺老练的,小伙子有前途哈哈哈哈哈哈。”

莫立风起身,主动举杯敬酒:“接下去几个月得几位师傅多多关照了。”

“客气了客气了,都是为了这个工程,大家合作愉快!”其余人也纷纷举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