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第1次

“说来听听,怎么就是滩浑水了?”两位负责人好奇。

乔以笙的好奇更是只多不减:“是啊,焦师傅你刚刚为什么说陆家那群人你瞧不上?”

焦师傅却打起马虎眼:“我刚刚有讲这句话吗?哈哈哈,你听错了吧?陆氏集团每年那么多项目,谁不上赶着巴结,我怎么会瞧不上?”

后面焦师傅转到其他话题上,不再提宜丰庄园、陆氏集团和陆家人。

乔以笙看出来他可能觉得人多口杂,不方便讲,识趣地不再追问。

但散席之后,乔以笙单独找到他面前:“焦师傅,宜丰庄园项目的内幕,你知道多少?能不能再跟我讲讲?”

这会儿焦师傅很难看不出她异乎寻常的关注:“你为什么想知道?”

为了撬开他的嘴,乔以笙交付出一些诚意的坦白:“宜丰庄园以前换过好几拨建筑师和方案,我家里有亲人也曾经参与设计过,最后不了了之。虽然时隔多年,但我很想帮忙搞清楚原因。”

焦师傅闻言思虑片刻,开口:“你前面问我怎么发生变动的,我真不清楚。我只知道因为宜丰庄园的项目,我的公司被人搞了。没等来合同,我再去找陆家晟的时候,陆家晟就说现在他做不了主了。”

“我那会儿鬼迷了心窍,一门心思想傍上陆家这棵大树,到处求人托关系,要试试陆家其他人的门路。有人就指点我,陆董事长一病,陆家内部斗得正厉害,外人掺和进去很容易受牵连,白白变牺牲品,让我等他们斗出结果,尘埃落定了,再想办法搭上去不迟。”

“好家伙,他们大家族的内斗,可不是我们普通小老百姓能想象的,跟演电视剧有的一拼,不是你弄得我残疾,就是我弄得你绝后,一个个全是豺狼虎豹,管你人命不人命。我不过求财,搭不上就搭不上,总比有钱没命挣好。”一秒记住

“……”乔以笙听着眼皮直跳,“你刚刚说,外人掺和进去很容易受牵连?”

“是啊。”焦师傅脸色凝重,“你家里的亲人当年如果只是不了了之,那已经算幸运的。我以前的公司可是费了两三年缓过来,原先以为是同行竞争,后来才发现是陆家其他人相互之间为了暗中阻挠捣的鬼。”

“我打听过,不止我,前期牵扯进那个项目的,不少人和我一样元气大伤。我们可不就是受牵连的牺牲品?所以这些年陆氏集团的项目,我能不沾尽量不沾。”

“……”回到办公室里,乔以笙久久无法平复下心绪工作。

焦师傅的话不可避免地往她心里埋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怀疑曾经父母的车祸,是否单纯的意外。

过去十几年她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

乔以笙根本按耐不住,数次尝试依旧无法进入工作状态,她索性摸鱼,离开办公室,给舅妈打电话。

对于这种时间点接到她的电话,杜晚卿意外之余更是关切:“圈圈啊,怎么了吗?”

乔以笙无意让杜晚卿担心,竭力镇定地扯谎自己在工地这边上班时间比较弹性,因为碰到有工人是贡安人,所以想她了,给她打电话。

杜晚卿笑:“那你周末也在工地吗?要不我烧几道你爱吃的菜,装保温盒里,让你表哥开车给你送过去吧。”

“不用啦舅妈,虽然近,但也得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饶过表哥吧。”乔以笙已经能想象,真这么做的话,戴非与该怎么跟她吐槽,并再次断绝塑料兄妹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